如果她是希拉里

為了挽救黨大會的收視率(結果如願以嘗),共和黨的麥凱恩(John McCain)出奇招,找來一名只能用「騎呢」來形容的女子 Sarah Palin來當副總統。這肯定是繼布殊後美國史上最大笑話,但我只擔心第二個笑話很快便會成真,那就是麥凱恩不幸未能完成四年任期,造就 Sarah Palin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

Sarah Palin第一天(八月廿九日)出現時,美國傳媒連她的名字也不懂念(原來是 PAY-lin),大家都給她殺過措手不及,只知她當了二十個月州長,有五名子女,還有保守派拚命宣傳她如何「堅持」生下唐氏綜合症的幼子,如何又反同性戀反墮胎又愛打獵又愛槍,當真是保守派完美典範。當然人家出來選副總統也得有些「政績」,她在演說中便宣稱自己勇戰「 good old boys network」、向「bridge to nowhere」說不等等。美國果然是「臥虎藏龍」之地。

共和黨大概以為記者連 Google也不會,吹牛吹得天花亂墜也可以蒙混過關,記者陸續找出這位女士的「政績」多是吹牛,更揭出這位女士原來涉嫌濫用職權,現正接受調查。背着這樣的計時炸彈也可以當副總統候選人,只能說麥凱恩果然是 maverick。

共和黨首先拿出各種離奇古怪的理由「論證」 Sarah Palin有副總統之才,最笑死人的莫過於說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所以她有外交知識。但很快共和黨便找到萬能擋箭牌:你們質疑她都是性別歧視!老實說,保守派統一口徑指「自由派」傳媒性別歧視時,我只感到好笑。我實在弄不清究竟怎樣才算歧視。《華盛頓郵報》的 Anne E. Kornblut今天便提出我這幾天盤據腦海的問題:如果她是希拉里,如果是希拉里的女兒未婚懷孕,如果希拉里沒有當過參議員便出來選總統,如果她被人家質疑時便大呼「性別歧視」,共和黨會怎樣?

平心而論,女兒是否未婚懷孕真的不關我事。但若你的 resume只有 beautiful family 一項(麥凱恩語),而你又以保守掛帥,以關心人家私生活為職志,又主張貞操教育代替性教育,我當然要看看你是否言行一致。至於質疑你為在bridge to nowhere一事上撒謊;質疑有沒有濫用職權,就算你是男人,我也會照問。

好一個我行我素的女子, Sarah Palin在共和黨大會演說上繼續把別人的質疑化成「歧視」,指摘人家不單歧視她的性別,還歧視她的家鄉;自己則繼續陶醉在她的美滿家庭,她的 bridge to nowhere。要指出當中錯誤並不難,但她已經說了:我來不是要聽你們好評的!記者還是省省力氣吧,無論你們挖出她當市長時如何剷除異見者,如何逼令圖書館把若干書籍移走,如何前言不對後語,保守派亦不會動搖分毫。

行文至此,想起一句封建透頂的說話: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妖孽有穿褲子的,也有穿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