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he States

諾貝爾最有前途新人獎

坐着無聊,到諾貝爾獎官方網站等候和平獎公佈。網站很「幽默地」進行意見調查,問大家有沒有看過今屆文學獎得主的作品,我這個井底之蛙當然沒有看過,幸好有93%的網民都跟我同樣無知。 和平獎公佈了,是一個大家熟悉的名字:Barack Obama。MSN友儕們紛紛報以「吓??!!!」「WTF!!!」(有多少個感嘆號則各有不同),或追問:「他幹過甚麼?」情況比昨晚聽到一個不熟悉的名字熱鬧得多了。昨天美國人才在網上埋怨文學獎又頒給名不經傳的歐洲作家,今次一位上任不到一年的美國總統輕易拿走和平獎,不知可否作補償? 奧巴馬最要感謝的應該是布殊。諾貝爾委員會說,頒獎給奧巴馬是要表揚他「促進國際外交及合作的非凡努力」,潛台詞不就是說表揚他一改布殊作風嘛。多得布殊令美國變得神憎鬼厭,奧巴馬只消略施小計,歐洲便為之傾倒,甚至叫人誤以為美國真是洗心革面,一改數十年的外交政策。奧巴馬也要感謝為他想出 Change和Hope兩個口號的天才。委員會又說:「鮮有人像奧巴馬這樣吸引世人目光,令世人憧憬更美好的將來。」一言蔽之,諾貝爾評審委員會是認為奧巴馬很有推動世界和平的潛能,這個其實是最有前途新人獎嘛! 走筆至此,想起上周的 Saturday Night Live。A貨奧巴馬發表電視演說,安撫國民不用擔心他會將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因為諸如關閉關塔那摩、撤軍伊拉克、就氣候暖化立法、醫療保健改革等等承諾都無一實現嘛!怕甚麼? 諾貝爾委員會看來現在改以演說有多漂亮為頒獎準則。或者評審的年紀太小,沒有聽過其他著名演說。若單以演說勾勒的願景為準則的話,我會認為甘乃迪總統一九六三年在美國大學發表的演說更值得拿和平獎。 不要誤會,我不討厭奧巴馬。但我很清楚,無論他的演說有多漂亮、如何振奮人心,他只是政客。希望他可以置個人及美國利益不顧,帶領人類出埃及都是痴人說夢罷了。

布殊八年

一月十五日下午,布殊準備發表最後一次全國演說(建議只看 Rachel Maddow的評點版本),再來一次告別,再來一次歪曲事實。他滿以自己的演說可以霸佔晚間新聞,還有翌日的晨早節目,當然少不得各大報章頭版。冷不提防,有群可惡的飛鳥在紐約上空撞進一架飛機的引擎;機師接着以高超的技術將客機降落在河上,機上一百五十五人全告平安。美國傳媒立即高呼奇蹟,把布殊拋諸腦後。兵不血刃便搶去布殊的最後黃金機會,再沒有比這樣更美好的安排。 美國現在彌漫着一片樂觀氣氛,仿佛布殊一去,美國便可以一洗烏氣,重振聲威。若美國真是這樣想,這實在危險之至。美國自由派應該追問的,不是布殊過去八年如何將美國弄至如斯田地,而是為甚麼美國人會容許布殊那樣胡作非為?當布殊一伙以愛國反恐之名實行恐懼政治時,傳媒和民眾有多少人敢說不?當布殊零三年攻打伊拉克時,連自由派報章也叫好,民主黨更不用提了。 刻下正讀着 Greg Mitchell的 So Wrong for so Long,細述傳媒在伊拉克戰事失職頻頻,容許布殊政府以子虛烏有的大殺傷力武器為由,攻打伊拉克。布殊之治閉幕之際,傳媒當讀讀這本書,而不是爭相數着布殊任內犯了多少錯,或說了甚麼蠢話。與其評點布殊,不如自我反省一下。 常有謂,布殊政府 spinning手段高強,把傳媒玩弄於股掌。但政客跟傳媒互相利用的關係並非始於今天,何以布殊一伙能輕而易舉把傳媒變成傳聲筒?有說是傳媒競爭大,記者怕失獨家新聞,所以便給政府的「消息人士」利用了。但依我看,新聞娛樂化亦是根由。Greg Mitchell的書記述攻伊前夕,記者興奮莫名,都希望快點上演「揮軍巴格達」的戲碼,好讓他們當一回戰地記者,寫下記者生涯光輝一頁,對布殊政府百孔千瘡的開戰理據自然視而不見。還記得,伊拉克戰事開打之初,美國傳媒舖天蓋地的都是美軍戰略,美軍炮火造成的死傷則全告隱而不見。記者報得興奮,美國民眾也看得開懷,沉醉在這齣由布殊及傳媒聯手炮製的愛國英雄電影中。 傳媒忙於泡製肥皂劇,還有何時間監察?同樣情況亦出現於去年美國大選。不得不承認,美國的政治新聞劇力萬鈞,叫人看得如痴如醉:一會兒希拉里陣營鬧分裂,一會兒麥凱恩顧問爭相跑出來數佩林不是,實在比肥皂劇還要好看。奧巴馬成傳媒寵兒,不是因為他的政策,而是他的成長故事精彩,以及「美國誕生首位黑人總統」這戲碼叫傳媒欲罷不能。 美國傳媒去年最出色的新聞報道,不是大選,而是《紐約時報》去年四月揭發那些經常為傳媒「客觀」分析的軍事評論員,原來都是收了國防部好處的傳聲筒而已。政府如此操控言論,這樣轟動的新聞,卻無聲無息消逝,沒有傳媒跟進。美國傳媒真是汲取了布殊八年的教訓嗎?

That One?

今屆美國總統大選,本來頗有看頭(我不是說 Sarah Palin/ Tina Fey),《經濟學人》六月用奧巴馬和麥凱恩做封面,大字標題「America at its Best」。但選戰從來都是你死我活的遊戲,抹黑攻擊層出不窮,《經濟學人》上月也要改口:「America not quite at its best」。 周二晚總統候選人第二場辯論,奧巴馬及老麥只是反來覆去重申觀點,互相攻擊,正當我快要睡着之際,卻給老麥一句「 that one」嚇至彈起:我有聽錯嗎? 今次辯論以 town hall形式進行,這本是老麥最駕輕就熟的模式,但結果他不是如鬼魂般在奧巴馬身後飄來飄去,叫攝影師千方百計避開他老哥的身影;便是像努力抑壓怒火,最終還是忍不住,用「 that one」來稱呼奧巴馬,盡顯箇中的輕蔑及憤怒:你條死靚仔算老幾,竟敢同我爭? 老麥八月時曾推出名為 The One的廣告,譏諷奧巴馬狂熱,喚起奧巴馬是否虛有其表的關注,倒是十分幽默。The One演變成 That One,或可反映老麥的「墮落」。老麥深明,再繼續討論經濟議題就要輸了,所以不得不找些東西來轉移視線。近日其陣營「翻炒」奧巴馬跟六十年代激進分子 Bill Ayers的「關係」,Sarah Palin高呼奧巴馬「 palling around terrorists」,已反映麥營技窮。(Bill Ayers放炸彈的時候,奧巴馬只有八歲,如何...

這樣的候選人

最近世界一片愁雲慘霧,追看美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 Sarah Palin已成為一大調劑。周四的副總統辯論自然不容錯過。 Sarah Palin上周接受 Katie Couric 專訪,專訪分數日在 CBS晚間新聞播出,當有關救市的頭條新聞叫人心煩,接着的 Sarah Palin專訪簡直叫人「如沐春風」:嘩哈哈,咁都得?! 就連熱門話題 華府的bailout方案,Sarah Palin也茫無頭緒;至於「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的外交經驗更不提也罷。今周播出的專訪亦是笑話一籮籮,最好笑的莫過於Katie Couric問她看甚麼報紙雜誌時,她卻顧左右而言他。Katie Couric窮追不捨,她九唔搭八的一句「阿拉斯加不是外國」以守為攻,意指 Katie Couric的問題質疑她不看報紙是「侮辱阿拉斯加」。當Katie Couric問她除了Roe v. Wade外還有甚麼最高法院判決不贊成,她完全口啞啞。Katie Couric不時嘴角乏笑(我常常覺得她在奸笑……),但更多時是不耐煩:眼前的受訪者完全叫她「吹脹」! 周四的副總統辯論沒有如想像中「精彩」,Sarah Palin一如所料扮 cute,繼續答非所問,她也明言:「I may not answer the questions that either the moderator...

如果她是希拉里

為了挽救黨大會的收視率(結果如願以嘗),共和黨的麥凱恩(John McCain)出奇招,找來一名只能用「騎呢」來形容的女子 Sarah Palin來當副總統。這肯定是繼布殊後美國史上最大笑話,但我只擔心第二個笑話很快便會成真,那就是麥凱恩不幸未能完成四年任期,造就 Sarah Palin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 Sarah Palin第一天(八月廿九日)出現時,美國傳媒連她的名字也不懂念(原來是 PAY-lin),大家都給她殺過措手不及,只知她當了二十個月州長,有五名子女,還有保守派拚命宣傳她如何「堅持」生下唐氏綜合症的幼子,如何又反同性戀反墮胎又愛打獵又愛槍,當真是保守派完美典範。當然人家出來選副總統也得有些「政績」,她在演說中便宣稱自己勇戰「 good old boys network」、向「bridge to nowhere」說不等等。美國果然是「臥虎藏龍」之地。 共和黨大概以為記者連 Google也不會,吹牛吹得天花亂墜也可以蒙混過關,記者陸續找出這位女士的「政績」多是吹牛,更揭出這位女士原來涉嫌濫用職權,現正接受調查。背着這樣的計時炸彈也可以當副總統候選人,只能說麥凱恩果然是 maverick。 共和黨首先拿出各種離奇古怪的理由「論證」 Sarah Palin有副總統之才,最笑死人的莫過於說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所以她有外交知識。但很快共和黨便找到萬能擋箭牌:你們質疑她都是性別歧視!老實說,保守派統一口徑指「自由派」傳媒性別歧視時,我只感到好笑。我實在弄不清究竟怎樣才算歧視。《華盛頓郵報》的 Anne E. Kornblut今天便提出我這幾天盤據腦海的問題:如果她是希拉里,如果是希拉里的女兒未婚懷孕,如果希拉里沒有當過參議員便出來選總統,如果她被人家質疑時便大呼「性別歧視」,共和黨會怎樣? 平心而論,女兒是否未婚懷孕真的不關我事。但若你的 resume只有 beautiful family 一項(麥凱恩語),而你又以保守掛帥,以關心人家私生活為職志,又主張貞操教育代替性教育,我當然要看看你是否言行一致。至於質疑你為在bridge to nowhere一事上撒謊;質疑有沒有濫用職權,就算你是男人,我也會照問。 好一個我行我素的女子, Sarah Palin在共和黨大會演說上繼續把別人的質疑化成「歧視」,指摘人家不單歧視她的性別,還歧視她的家鄉;自己則繼續陶醉在她的美滿家庭,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