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驚奇

sarko-sego.jpg
對不少法國人來說,2002年4月21日的陰影揮之不去:種族主義者勒龐跑出,昂然進入次圈,令一向強調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人面目無光,左派更顏面無存。今屆大選前夕,當地傳媒不斷提醒國民勿忘上屆教訓,而海外傳媒都紛紛猜測到底今屆會否出現驚奇賽果。初步結果顯示,5月6日次輪投票上演的戲碼是萬眾期待的「薩爾科齊 (Nicolas Sarkozy)大戰羅亞爾 (Ségolène Royal)」。

選舉前夕,法國當局三令五申,要求傳媒及博客遵守法例,不得在晚上八時前公佈票站調查結果。上屆大選,Canal+的 Les Guignols de l’info (木偶戲說新聞)便違規搶先在15分鐘前宣佈勒龐晉身次圈,好動員左派選民趕快投票。其實,其他電視台就算未有明言,從主持人的驚訝之神情及談話,觀眾早已猜得一二。儘管有些博客曾聲言要挑戰「惡法」,但在75000歐元的重罰下,似乎大家最後都得乖乖守法。

不過,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卻急不及待,要在晚上八時(香港時間凌晨二時)前知道初步結果。《世界報》雖然沒有違規,但卻在即時新聞中告訴大家瑞士報章Le Temps已公布了初步票站調查結果,立即引來大批法國網民蜂擁而至,弄得該報網站癱瘓,結果要換上一個簡單的頁面來滿足法國人的好奇心 (見下圖)。據《費加羅報》說,不少比利時及瑞士報章及政治新聞網站都因此出現大擠塞。

其實,當大家發現晉身次圈的是Sarko和Ségo時,雖然鬆一口氣,但會否打呵欠?兩人餘下兩周還會使出甚麼板斧?Ségo能否急起直追,洗脫「虛有其表」的指控?Anti-Sarko運動又會否進一步強大?UDF的Bayrou的得票率初步顯示為18.6%,其支持者究竟向右走還是向左走,對大選結果可謂起了關鍵作用,餘下兩周相信會成為兩大陣營籠絡的對象。Sarko跟Ségo將於5月2日進行電視辯論,到時是龍是鳳自有分曉。但願Ségo不會像去年社會黨候選人辯論般,當對手問她跟其他候選人有何分別時,她的妙答是:「看也看得出來吧?」

vote.jpg

漫談法國大選

美國總統大選明年才舉行,但有關候選人的消息早已舖天而來,當中尤以港人熟悉的希拉莉的曝光率最高。但法國今年四月便舉行總統大選了,卻沒多少人關注。其實,純以戲味來衡量,今屆法國大選甚為可觀。

就由Ségolène Royal 說起吧。她去年迅促冒起,當時有評論認為她的聲勢只是傳媒吹捧的結果,難以長久。可是她最後卻贏得了社會黨總統候選人資格,民調更一度拋離現任內政部長 Nicolas Sarkozy。似乎法國真大有可能出現首名女總統。

不消數月,Ségo 已為 Sarko趕上,而且更頻頻鬧醜聞笑話,叫人質疑這位女候選人是否真如右派宣傳般只是花瓶一個。Ségo一直以聆聽者姿態出現,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對比起 Sarko那張傲慢嘴臉,自然甚為討好。可是日子一久,人們便不禁質疑:你聆聽夠了吧?何時才有個政網給我們看呢?Ségo 上周便推出政網,但卻被批評空洞無物。

缺乏具體政網卻並非她民望下降的主因。Ségo擔任地方首長政績可人,能力當不容置疑。但右派卻屢屢攻擊她欠缺中央政府行政經驗及外交經驗,Ségo 去年底便開始惡補外交經驗,展開一連串外訪。她又藝高人膽大,竟然跑到滿佈地雷陣的中東,結果如何也可知。而今年初她效法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and)訪華也好不了那裏。

若稍為留意一下法國傳媒如何報道她訪華消息,便不難察覺到,她跟傳媒的蜜月期已過。Ségo 在中國的言行固之然令人忍浚不禁,提供無數可供炒作的題材。最經典的莫過於認為中國的司法制度有值得法國學習的地方。她除了每天引用中國格言外,又自創法語,說了一句Qui va sur la Grande Muraille conquiert la bravitude(不到長城非好漢?)自創 bravitude 新詞取代 bravoure (勇氣),成為「一時佳話」。(但亦有人指出, bravitude 一詞實已為青少年網民廣為使用,此正可證 Ségo之追上潮流云云。) 她登上長城那天穿上白色大衣,某報 (忘記是哪家機構,待考)記者亦不忘「提醒」讀者,白色在中國是喪事的顏色。

密特朗當年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訪華,回國後便贏得總統大選,曾任密特朗政治顧問的Ségo或認為,到中國一轉或會帶來好運。但她自中國回來後便惡運纏身,負面消息頻傳。除了因為競選策略出問題外,是否真是成也傳媒,敗也傳媒呢?有時太得到傳媒「關愛」也不見得是好事﹗

後記:感謝林時拉夫斯基留言「鞭策」。若非得她似有還無的催促,敝網誌不知會潛水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