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今日……

Sarkozy法國大選一如所料,現任總統薩爾科齊落敗。當年籌躇滿志,滿口激動人心口號,銳意一新法國的薩爾科齊,竟然落得一屆總統的命運,這結果可不是二零零七年所能預視的。薩爾科齊上台時,英美傳媒都加以吹捧,《經濟學人》更將薩爾科齊比作拿破崙:法國終於有機會改革了……

英美傳媒對法國向來有偏見,「法國改革不了」、「法國太懶散」、「法國沒有競爭力」、「法國自大」、「法國沒落」這些評論過去十多年一直不絕於耳(這些論調今年又派用場了,真是太陽之下無新事。)。希拉克跟英美對着幹,二零零三年反對伊拉克戰爭,更令英美傳媒「仇法」推向高峰。英美傳媒當年吹捧薩爾科齊,跟這背景不無關係。若注意英美傳媒對薩爾科齊的報道,便可發現他們一直把薩爾科齊視為「自己人」:例如說他跟美國總統布殊友好,欣賞英國首相貝理雅,不是法國傳統精英,推崇英美式經濟改革等。

這個把薩爾科齊視作「自己人」(或「不夠法國」)的立場時至今日仍可見於英美傳媒,英國廣播公司較早時探討法國的「仇薩」潮,便有指薩爾科齊的作風跟傳統精英迴異,因此被針對。但法國人討厭他真是只因為他是異類?法國左派討厭薩爾科齊並非始自今天,他任內政部長時,其強悍和流氓風格,早已惹人生厭,但法國人還是選他而非社會黨候選人,足見法國人對他還是有期望的,希望他能為法國政壇注入朝氣。但他上任後未見勵精圖治,旋即「為情所困」,把私生活放在八掛雜誌上演。向來講究私癮的法國人,看着總統帶着名模女友四處炫耀,瞠目結舌。二零一零年世界盃,法國國家隊鬧出「罷踢」醜聞,這事跟法國當時討論的退休改革大事相比,實是芝麻綠豆不過,但薩爾科齊政府上下卻視之為頭號大事,薩爾科齊還要親自過問,接見亨利,事件最後當然不了了之,但這事反映出他只投其所好,談不上遠大抱負。薩爾科齊的爛口也未有因當上總統有所收歛,罵平民也罵記者,這樣的法國總統,簡直是史無前例,法國總統一職的尊嚴一掃而空。

至於說薩爾科齊傾心英美自由經濟模式,說穿了只是英美傳媒一廂情願而已。甚麼改革法國的雄圖大計,從來只聞樓梯響。而薩爾科齊早已搖身一變,成為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好學生,「德國模式」不離口,指法國要學習德國云云(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在上周的辯論諷刺得好:「你已有五年的學習時間了!」);薩爾科齊上月「無厘頭」向英國《金融時報》開火,說法國絕不走英美經濟模式之路,惹來《金融時報》還擊。至於親英親美,薩爾科齊為了挽救民望不斷大打民族主義牌,較前任希拉克有過之而無不及。看着這位曾被視為「法國希望」的總統越來越不像話,《經濟學人》前年也對二零零七年的拿破崙封面調侃一番,薩爾科齊仍然戴着拿破崙的帽子,但萎縮得不見蹤影,活像一隻龜般跟着妻子身後。這個經典封面,道盡薩爾科齊五年來的蛻變,任內最大成就便是 Carla Bruni!

《經濟學人》那篇 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président社論,可謂一語中的:「At his best, Mr Sarkozy is a thrilling politician; at his worst, a shameless opportunist who bends with the wind. His inconsistencies make it hard to know what he really wants, if he even knows himself. 」上周看辯論,雖然傳媒一面倒說薩爾科齊表現不及奧朗德,但除卻那些「Vous mentez」的指罵,薩爾科齊對議題的駕馭能力還是勝奧朗德一籌。只恨薩爾科齊為何白白浪費五年光陰,把總統寶座拱手相讓。奧朗德能當上總統,只可算是時來運到。薩爾科齊為何可以弄得如斯田地,大概會是歷史學家探討的題材。

希拉克慢走

sarko-chirac.jpg
圖片來源:Le Monde
香港新聞的荒誕已到了慘不忍睹的程度:大學校園茶杯裏的風波被上綱上線,「衛道之士」大戰「自由鬥士」;然後一名「尊貴的議員」說六四不是屠城,要求官方定調;還有人投訴《聖經》「不雅」…..唯有把視線轉到法國,看看新總統 薩爾科齊 (Nicolas Sarkozy)的就職典禮吧﹗

Sarko能否推行改革,與過去一刀兩斷,儘管我無力推測,但卻相信,Sarko一上台總不會立即將法國弄至天翻地覆。Sarko雖以言辭大胆、手段強硬見稱,但終究不是莽漢。希拉克主政12年,Sarko一直苦心經營,由被希拉克排擠到成為舉足輕重的內政部長,足見他沉潛多智。就算推動改革,他絕不會重蹈前總理德維爾潘的覆轍:去年德維爾潘推出較為彈性的青少年首次僱傭合約CPE,便因為遇上席捲全國的抗議浪潮而匆匆撤回。

說到改革之難,執政12年的希拉克最為清楚。希拉克留給法國人甚麼?由他兩個月前宣佈不會角逐連任開始,法國傳媒便紛紛討論這個問題。看看希拉克的最後演說,內容跟兩個月前的也差不多。希拉克說來說去都是「偉大法國」,呼籲國民要對未來有信心﹗囉唆的希拉克一走,大概沒有甚麼人會懷念他,除了Les Guignols de l’info 及一眾諷刺漫畫家外。Les Guignols de l’info 已安撫觀眾,說木偶希拉克將來還會不時現身品評時政。看來,觀眾捨不得希拉克的木偶多於其真身﹗

希拉克跟Sarko的恩怨情仇廣為人知,Sarko70年代末出道,希拉克曾加以提攜;豈料到95年總統大選,Sarko卻倒戈相向,。而Sarko無論競選期間還是今天發表就職演說,亦暗指希拉克留下爛攤子……我倒有興趣知道,希拉克在「反骨仔」陪同下離開愛麗舍宮時,心頭是甚麼滋味。

同日,第六十屆康城影展揭幕。你叫我如何從法國轉台到香港看那呵欠連連的新聞呢﹗

後記:最近在法國INA網站找到Sarko 1975年的電視錄影,數名右派青年大談失業、治安等社會問題,叫人不禁有太陽之下無新事之嘆﹗20歲的Sarko對着鏡頭說希望「建設明日社會」,「我的志願」終告成真,你就算不喜歡他,也無法不同意:他真是堅持到底﹗

沒有驚奇

sarko-sego.jpg
對不少法國人來說,2002年4月21日的陰影揮之不去:種族主義者勒龐跑出,昂然進入次圈,令一向強調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人面目無光,左派更顏面無存。今屆大選前夕,當地傳媒不斷提醒國民勿忘上屆教訓,而海外傳媒都紛紛猜測到底今屆會否出現驚奇賽果。初步結果顯示,5月6日次輪投票上演的戲碼是萬眾期待的「薩爾科齊 (Nicolas Sarkozy)大戰羅亞爾 (Ségolène Royal)」。

選舉前夕,法國當局三令五申,要求傳媒及博客遵守法例,不得在晚上八時前公佈票站調查結果。上屆大選,Canal+的 Les Guignols de l’info (木偶戲說新聞)便違規搶先在15分鐘前宣佈勒龐晉身次圈,好動員左派選民趕快投票。其實,其他電視台就算未有明言,從主持人的驚訝之神情及談話,觀眾早已猜得一二。儘管有些博客曾聲言要挑戰「惡法」,但在75000歐元的重罰下,似乎大家最後都得乖乖守法。

不過,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卻急不及待,要在晚上八時(香港時間凌晨二時)前知道初步結果。《世界報》雖然沒有違規,但卻在即時新聞中告訴大家瑞士報章Le Temps已公布了初步票站調查結果,立即引來大批法國網民蜂擁而至,弄得該報網站癱瘓,結果要換上一個簡單的頁面來滿足法國人的好奇心 (見下圖)。據《費加羅報》說,不少比利時及瑞士報章及政治新聞網站都因此出現大擠塞。

其實,當大家發現晉身次圈的是Sarko和Ségo時,雖然鬆一口氣,但會否打呵欠?兩人餘下兩周還會使出甚麼板斧?Ségo能否急起直追,洗脫「虛有其表」的指控?Anti-Sarko運動又會否進一步強大?UDF的Bayrou的得票率初步顯示為18.6%,其支持者究竟向右走還是向左走,對大選結果可謂起了關鍵作用,餘下兩周相信會成為兩大陣營籠絡的對象。Sarko跟Ségo將於5月2日進行電視辯論,到時是龍是鳳自有分曉。但願Ségo不會像去年社會黨候選人辯論般,當對手問她跟其他候選人有何分別時,她的妙答是:「看也看得出來吧?」

vote.jpg

漫談法國大選

美國總統大選明年才舉行,但有關候選人的消息早已舖天而來,當中尤以港人熟悉的希拉莉的曝光率最高。但法國今年四月便舉行總統大選了,卻沒多少人關注。其實,純以戲味來衡量,今屆法國大選甚為可觀。

就由Ségolène Royal 說起吧。她去年迅促冒起,當時有評論認為她的聲勢只是傳媒吹捧的結果,難以長久。可是她最後卻贏得了社會黨總統候選人資格,民調更一度拋離現任內政部長 Nicolas Sarkozy。似乎法國真大有可能出現首名女總統。

不消數月,Ségo 已為 Sarko趕上,而且更頻頻鬧醜聞笑話,叫人質疑這位女候選人是否真如右派宣傳般只是花瓶一個。Ségo一直以聆聽者姿態出現,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對比起 Sarko那張傲慢嘴臉,自然甚為討好。可是日子一久,人們便不禁質疑:你聆聽夠了吧?何時才有個政網給我們看呢?Ségo 上周便推出政網,但卻被批評空洞無物。

缺乏具體政網卻並非她民望下降的主因。Ségo擔任地方首長政績可人,能力當不容置疑。但右派卻屢屢攻擊她欠缺中央政府行政經驗及外交經驗,Ségo 去年底便開始惡補外交經驗,展開一連串外訪。她又藝高人膽大,竟然跑到滿佈地雷陣的中東,結果如何也可知。而今年初她效法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and)訪華也好不了那裏。

若稍為留意一下法國傳媒如何報道她訪華消息,便不難察覺到,她跟傳媒的蜜月期已過。Ségo 在中國的言行固之然令人忍浚不禁,提供無數可供炒作的題材。最經典的莫過於認為中國的司法制度有值得法國學習的地方。她除了每天引用中國格言外,又自創法語,說了一句Qui va sur la Grande Muraille conquiert la bravitude(不到長城非好漢?)自創 bravitude 新詞取代 bravoure (勇氣),成為「一時佳話」。(但亦有人指出, bravitude 一詞實已為青少年網民廣為使用,此正可證 Ségo之追上潮流云云。) 她登上長城那天穿上白色大衣,某報 (忘記是哪家機構,待考)記者亦不忘「提醒」讀者,白色在中國是喪事的顏色。

密特朗當年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訪華,回國後便贏得總統大選,曾任密特朗政治顧問的Ségo或認為,到中國一轉或會帶來好運。但她自中國回來後便惡運纏身,負面消息頻傳。除了因為競選策略出問題外,是否真是成也傳媒,敗也傳媒呢?有時太得到傳媒「關愛」也不見得是好事﹗

後記:感謝林時拉夫斯基留言「鞭策」。若非得她似有還無的催促,敝網誌不知會潛水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