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候選人

最近世界一片愁雲慘霧,追看美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 Sarah Palin已成為一大調劑。周四的副總統辯論自然不容錯過。

Sarah Palin上周接受 Katie Couric 專訪,專訪分數日在 CBS晚間新聞播出,當有關救市的頭條新聞叫人心煩,接着的 Sarah Palin專訪簡直叫人「如沐春風」:嘩哈哈,咁都得?!

就連熱門話題 華府的bailout方案,Sarah Palin也茫無頭緒;至於「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的外交經驗更不提也罷。今周播出的專訪亦是笑話一籮籮,最好笑的莫過於Katie Couric問她看甚麼報紙雜誌時,她卻顧左右而言他。Katie Couric窮追不捨,她九唔搭八的一句「阿拉斯加不是外國」以守為攻,意指 Katie Couric的問題質疑她不看報紙是「侮辱阿拉斯加」。當Katie Couric問她除了Roe v. Wade外還有甚麼最高法院判決不贊成,她完全口啞啞。Katie Couric不時嘴角乏笑(我常常覺得她在奸笑……),但更多時是不耐煩:眼前的受訪者完全叫她「吹脹」!

周四的副總統辯論沒有如想像中「精彩」,Sarah Palin一如所料扮 cute,繼續答非所問,她也明言:「I may not answer the questions that either the moderator or you want to hear.」(很 cute啊!)無論你問我甚麼,我只是照貓紙答問題,你問我醫療保健?對不起,我沒有這張貓紙,我只想談稅務及能源政策。這樣語無倫次(真為 Joe Biden難過)、扮 cute扮草根扮了個半小時,最後她說:「I like being able to answer these tough questions without the filter, even, of the mainstream media kind of telling viewers what they’ve just heard. I’d rather be able to just speak to the American people like we just did.」阿姑,別開玩笑了,你有答過問題嗎?別再將你的無知推給傳媒抹黑好不好?(她辯論後接受霍士訪問,怪責傳媒不懂問問題,所以令她出醜)

美國右派一致認為 Sarah Palin表現出色,能夠代表普羅大眾云云。我可能真是個無可救藥、傲慢自大的左派,我實在難以想像腦筋正常的人看過她多次表現後仍然可以投票給她。

Sarah Palin跟小布殊沒有兩樣,只是長相比小布殊「甜美可愛」,但依我之見,她跟 Saturday Night Live 的冒牌 Sarah Palin還是難以匹敵。扮演 Sarah Palin的 Tina Fey表示只會扮到十一月五日,言下之意明顯不過:但願這位小丑只是過場性質,否則真是天亡美國了。

P.S.連續兩個 post都是 Sarah Palin,看來我已成為她頭號粉絲……

如果她是希拉里

為了挽救黨大會的收視率(結果如願以嘗),共和黨的麥凱恩(John McCain)出奇招,找來一名只能用「騎呢」來形容的女子 Sarah Palin來當副總統。這肯定是繼布殊後美國史上最大笑話,但我只擔心第二個笑話很快便會成真,那就是麥凱恩不幸未能完成四年任期,造就 Sarah Palin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

Sarah Palin第一天(八月廿九日)出現時,美國傳媒連她的名字也不懂念(原來是 PAY-lin),大家都給她殺過措手不及,只知她當了二十個月州長,有五名子女,還有保守派拚命宣傳她如何「堅持」生下唐氏綜合症的幼子,如何又反同性戀反墮胎又愛打獵又愛槍,當真是保守派完美典範。當然人家出來選副總統也得有些「政績」,她在演說中便宣稱自己勇戰「 good old boys network」、向「bridge to nowhere」說不等等。美國果然是「臥虎藏龍」之地。

共和黨大概以為記者連 Google也不會,吹牛吹得天花亂墜也可以蒙混過關,記者陸續找出這位女士的「政績」多是吹牛,更揭出這位女士原來涉嫌濫用職權,現正接受調查。背着這樣的計時炸彈也可以當副總統候選人,只能說麥凱恩果然是 maverick。

共和黨首先拿出各種離奇古怪的理由「論證」 Sarah Palin有副總統之才,最笑死人的莫過於說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所以她有外交知識。但很快共和黨便找到萬能擋箭牌:你們質疑她都是性別歧視!老實說,保守派統一口徑指「自由派」傳媒性別歧視時,我只感到好笑。我實在弄不清究竟怎樣才算歧視。《華盛頓郵報》的 Anne E. Kornblut今天便提出我這幾天盤據腦海的問題:如果她是希拉里,如果是希拉里的女兒未婚懷孕,如果希拉里沒有當過參議員便出來選總統,如果她被人家質疑時便大呼「性別歧視」,共和黨會怎樣?

平心而論,女兒是否未婚懷孕真的不關我事。但若你的 resume只有 beautiful family 一項(麥凱恩語),而你又以保守掛帥,以關心人家私生活為職志,又主張貞操教育代替性教育,我當然要看看你是否言行一致。至於質疑你為在bridge to nowhere一事上撒謊;質疑有沒有濫用職權,就算你是男人,我也會照問。

好一個我行我素的女子, Sarah Palin在共和黨大會演說上繼續把別人的質疑化成「歧視」,指摘人家不單歧視她的性別,還歧視她的家鄉;自己則繼續陶醉在她的美滿家庭,她的 bridge to nowhere。要指出當中錯誤並不難,但她已經說了:我來不是要聽你們好評的!記者還是省省力氣吧,無論你們挖出她當市長時如何剷除異見者,如何逼令圖書館把若干書籍移走,如何前言不對後語,保守派亦不會動搖分毫。

行文至此,想起一句封建透頂的說話: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妖孽有穿褲子的,也有穿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