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姆尼的以色列朝聖之旅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上星期開始訪問英國、以色列及波蘭,先開罪正準備奧運的英國,然後在以色列惹來巴勒斯坦人抗議,最後一站波蘭,羅姆尼汲取「多言必敗」的教訓,拒絕記者提問,隨員更叫記者「kiss my ass」。羅姆尼此行以被英國首相和倫敦市長冷嘲熱諷開始,最後以「kiss my ass」告終,也可算首尾呼應。

這些愚笨言行可供笑談外,值得一提的是羅姆尼的以色列之行。羅姆尼首先在耶路撒冷發表演說,稱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在 King David Hotel的籌款早餐會中,稱以色列之所以比巴勒斯坦富庶,是因為天意和有文化優勢,惹來巴勒斯坦及自由派傳媒大肆批評。

先說耶路撒冷問題。特拉維夫是公認的以色列首都,雖然以色列向來認定耶路撒冷是首都,但聯合國以至美國並不承認,認為耶路撒冷地位懸而未決。耶路撒冷地位問題跟諸多中東歷史問題一樣錯縱複雜。簡言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法瓜分土耳其原在中東的領土,巴勒斯坦及耶路撒冷劃歸英國管治。二戰前後,猶太人開始移居耶路撒冷,跟當地阿拉伯人起衝突。猶太復國主義者慢慢控制耶路撒冷,驅逐阿拉伯人,並成功逼使英國自巴勒斯坦撤走。英國撤走前,聯合國通過決議,將巴勒斯坦一分為二,分別成立阿拉伯及猶太人國家,而耶路撒冷則為Corpus separatum(分離個體),由聯合國管治。這個計劃兩不討好,巴勒斯坦人不滿猶太人跑來搶走他們的土地,猶太人則不滿未能完全擁有耶路撒冷。以色列立國之初原只佔西耶路撒冷。但經過多次戰事及驅逐行動後,連東耶路撒冷也吞併了。耶路撒冷落入以色列手中雖已是事實,但各國一般還是認為耶路撒冷應為日後以巴兩國首都,至於如何安排則有待以巴談判。

那麼,羅姆尼把耶路撒冷說成是以色列首都,是石破天驚的嗎?不然。相比之下,奧巴馬2008年還是總統候選人時對耶路撒冷的態度更嚇人。他先在AIPAC發表演說,明言「Jerusalem must remain undivided, Israeli capital」;不過他7月訪以色列時,便有所收歛,雖重申耶路撒冷將會是以色列的首都,但認為具體細節安排還有待討論。這亦是奧巴馬政府現時的立場。

美國政客向以色列投懷送抱已是司空見慣。上文所提到的AIPAC是美國的親以色列說客機構,總統候選人到那兒「刷鞋」、歌頌美以友好,已是指定動作。羅姆尼今次最可圈可點之處,是在於他在 King David Hotel舉行籌款早餐會。早餐會選址King David Hotel可堪玩味。King David指的當然是聖經故事中的大衛王,但歷史也不用扯到那麼遠。1946年,英國還管治耶路撒冷,總部設在King David Hotel。猶太恐怖組織向該酒店發動恐怖襲擊,炸死91人,當中大部份是平民。到了2006年,以色列右翼團體辦紀念活動,還把事件死傷責任推到英國人身上,說發動恐襲組織一早致電警告,只是英國不疏散云云。

1946年的歷史對羅姆尼來說太遙遠了。羅姆尼在這家酒店對以色列極盡訶諛奉承,又不忘拋書包,評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區經濟。據美聯社報道,羅姆尼先比對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的人均GDP,指兩者很大差異。然後便暢談他看過的書籍,指文化是經濟發展的關鍵,接着便大讚以色列的成功是因為「文化因素」,又稱「天意」也幫了一把。這番話引起巴人自治政府官員厲聲抗議,斥之為「種族主義言論」,指他對巴勒斯坦因為長期被以色領佔領無法發展經濟的事實視而不見。羅姆尼事後辯稱沒有評論巴勒斯坦文化,暗示批評者「斷章取義」。平心而論,羅姆尼的確沒有明言巴勒斯坦落後是文化因素做成;而且,文化因素對經濟發展有多少影響亦是值得討論的題目。可是,他漫不經心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人均GDP比較,旋即大談「文化決定論」,又對巴勒斯坦最明顯不過的現實環境隻字不提,很難不令人讀出這樣的暗示。

美國有興論為羅姆尼辯護,稱他的文化差異論有聯合國研究報告支持。我沒時間找聯合國報告參詳,但據辯護者稱,那些報告也提到阿拉伯國家之所以落後,是因為管治腐敗、沒有個人自由及性別不平等這些「文化因素」。文化因素會否是進步阻礙?這個當然。雖然這是極具爭議的課題,但也不見得不值得討論。然而,文化差異並不能當成不公義待遇的遮醜布。說一句巴勒斯坦文化因素阻礙發展,難道便可對以色列苛待巴人的行徑視而不見?巴勒斯坦的現實處境是誰做成的?是哪個國家對巴人諸多禁制,出入自由固然沒有,連一般生活必需品,以至書籍CD也被禁止入口?巴勒斯坦的經濟完全被以色列操縱,巴人自治政府難有作為。巴人自治政府不錯腐敗,但你有讓巴人身心健康地生活,讓他們有閒暇關心政治,作出改變嗎?不讓巴人活得像人,反過來歸咎於文化因素、歌頌佔領者文化優秀。除了因為要急於奉承當日在場的金主外,無知恐怕更是一大因由。

當然,羅姆尼的愚昧不會對美國總統選情有任何影響:你認為美國選民會在意巴勒斯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