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Kafka

Franz K.

1914年8月2日,卡夫卡在日記只寫着:「德國向俄國宣戰。—下午游泳。」

K. 終於走進了城堡

到布拉格不能不探訪卡夫卡,但卡夫卡已成了商人的生財工具,在此之前,我根本沒有留意過卡夫卡的長相如何,但在布拉格,他的面孔卻隨處可見。除了印有卡夫卡肖像的海報、明信片、水杯、T恤外,還有卡夫卡咖啡館、卡夫卡書店、卡夫卡旅館……情況就像魯迅故鄉紹興那些「阿Q洋服店」、「孔乙己飯店」沒有兩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