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Garbo

Garbo 100: The Mysterious Lady (1928)

[抱歉Camille的文章還未完成,因為Camille是嘉寶的代表作,而且相對而言也較為人熟悉,自然不能掉以輕心。先來一齣默片,希望大家見諒。] 今次推出的十齣嘉寶電影中就只有這齣The Mysterious Lady 我未看過。這齣電影名不經傳,何況一說到嘉寶默片,影迷多半會更期待 Love (Anna Karenina 的默片版本,美高梅將 Anna Karenina 改成 Love,好讓海報可以印上這樣醒目的字眼: “John Gilbert and Greta Garbo in Love” ) , The Woman of Affairs, The Kiss。(希望這三齣電影很快便可以跟廣大觀眾見面吧﹗)可是這齣電影卻是意外驚喜,雖然畫面質素差勁,但還是叫我忍不住看了三遍:因為拍得嘉寶太漂亮了。 William Daniels不愧為嘉寶的御用攝影師,說他是嘉寶電影生涯僅次於Stiller的重要人物應該不為過。 奧地利軍官Karl(Conrad Nagel)在歌劇院邂逅 漂亮神秘的Tania(見上圖,Karl整晚都不在看歌劇,而是目不轉睛地盯着身旁的嘉寶:這當然完全能夠理解啦…),二人墜入愛河。可是他任職情報局的叔父卻告之Tania乃俄羅斯間諜,而他們正嘗試找出己方的叛徒。(還記得我在Flesh and...

Garbo 100: Queen Christina (1933)

沒 辦法,一提Queen Christina必 然會說到片末那大特寫(上圖),我也不能免俗。嘉寶拍攝這一幕時問導演Rouben Mamoulian應該要表現甚麼情感——她為了情人放棄王位,正憧憬未來之際情人卻死在她懷裡。Rouben Mamoulian認為無論嘉寶表現甚麼情感,部份觀眾一定不會認同;所以他要求嘉寶甚麼也不想,將面孔化為面具,讓觀眾自行想像。我不知道西方人有沒有 「哀大莫過於心死」的說法,但嘉寶那張木無表情的臉之所以比任何激烈的情感流露更能扣人心弦,便是在於那「心死」。這十多秒的大特寫成為經典,而嘉寶那張 臉也凝固在時間的洪流,繼續引發觀眾對她的遐想。 我常常說,看嘉寶電影就只是為了嘉寶。Queen Christina更 加變本加厲,因為電影就是為嘉寶而拍,其他諸如人物、情節都不重要:鏡頭似乎跟嘉寶熱戀中,專心捕捉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當然少 不得嘉寶的招牌大特寫。要研究作為icon的嘉寶,Queen Christina應是最佳電影。電影的主角固然是瑞典女王Christina,但同時也是當時大家心目中的嘉寶:我們看Queen Christina時也往往不禁犯嘀咕:這究竟是嘉寶還是Queen Christina呢? 我這篇電影筆記亦主要針對這點來談。 就算 未經加油添醋,這位十七世紀的瑞典女王Queen Christina (其實應是 “King”,因為瑞典語中,Queen只指稱王后,而非女王。)本身已是一個甚具戲劇性的人物:她精明能幹,深受人民愛戴;魅力非凡但性別模糊;她終身 不嫁,最後因為健康理由及繼承人的問題而退位。嘉寶當時已是電影世界的女王,而又來自瑞典,這角色可謂非嘉寶莫屬——雖然歷史上的Queen Christina是個醜八怪。 [題 外話:唸哲學的應該要認識一下這位瑞典女王,皆因笛卡兒正是間接死在她手上。瑞典女王以好學聞名,經常召見歐 洲各地學者。知名哲學家笛卡兒也蒙召入宮為女王講授哲學。但日理萬機的女王只能在破曉時份有空上哲學課。慣了日上三竿才起床的笛卡兒自然受不了,又加上抵 受不住北歐寒冬,結果一病不起,客死異鄉。電影也有提及女王召見笛卡兒的事,但笛卡兒當然沒有出場。] 跟Queen Christina一樣,嘉寶本身亦甚為中性,而她亦一直希望能在電影裡穿褲子。(請記得那是三十年代,穿褲子的女人必遭大肆批評。)Queen Christina開場頭四十分鐘可以說滿足了她的欲望。她衣着到言行舉止都相當男性化,雖然有名男性情人,但 同時也有一名關係曖昧的女伴(這倒是很符合歷史的)。首相要她下嫁戰績標炳的Prince Philip,好為瑞典生一個繼承人,但她卻沒有結婚打算,覺得女王的私生活竟要「符合國家利益」難以忍受。當上至首相下至平民百性都向她「迫婚」之際, 女王便偕同老僕出走,結果邂逅正前往斯德哥爾摩的西班牙大使Antonio (John...

Garbo 100: Flesh and the Devil (1926)

關 於嘉寶可以談的實在太多,為免一發不可收拾,還是逐齣電影來談。之所以首選Flesh and the Devil,因為這是一部優秀作品,可算是嘉寶代表作之一;而事實上,這齣電影奠定了她在好萊塢的地位。嘉寶跟John Gilbert這對組合乃好萊塢首對銀幕情侣;二人的激情場面絕對是「戲假情真」的最佳示範。一般人所認識的嘉寶都是有聲電影時代的悲劇女主角,但默片卻可以讓我們一窺嘉寶性感撩人的一面。 先談點歷史。Flesh and the Devil是嘉寶到好萊塢後第三齣電影。她剛拍完The Temptress,她的師父Stiller 本來是該片導演,但開拍不久便遭撤換,這已令嘉寶很不滿;而這次美高梅又安排壞女人的角色給她,她就更加不高興了。當時嘉寶只不過二十歲,在好萊塢人生路不熟,但卻竟敢「罷工」。但她那時哪有本錢跟梅耶 (Louis B. Mayer)週旋?最後只好乖乖回片場報到。不過不用擔心,完成Flesh and the Devil後,她跟電影公司的關係會完全逆轉。Flesh and the Devil奠定了嘉寶的地位,而且這部電影的成功亦令美高梅得出所謂「嘉寶程式」:入世未深的年青男子碰上既神秘又老練的美麗女子,瘋狂愛上她後卻發現原來她早已作人婦(或情婦、甚至是間諜…)。 Flesh and the Devil, 顧名思義,是一齣紅顏禍水的電影。Leo (John Gilbert)及Ulrich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同在軍中服役。一次休假回鄉,Leo在火車站碰見神秘又美麗的Felicitas (Garbo),二人其後在舞會上重遇,擦出愛火花,但Leo對她一無所知。當二人在Felicitas家中卿卿我我時卻給Felicitas的丈夫撞個正着。Leo跟他決鬥,結果殺了他,被軍隊調配到非洲。沒有人知道該次決鬥的真正起因,而Leo也沒有跟任何人提起。Felicitas表示會等他歸來,而Leo臨行前要求Ulrich照顧她,但卻沒有告之二人的關係。三年後Leo回來卻發現他朝思暮想的Felicitas竟然變了Ulrich的妻子。Leo本來極力迴避,但始終卻抵受不了Felicitas的誘惑,而Felicitas也再一次將他玩弄於股掌之中…… 嘉寶說過,這類天天盤算着如何勾引男人的角色她實在不覺得有趣。但無可否認,她的確是調情高手,電影中多場情愛場面到今天都看得令觀眾屏息。好萊塢在三十年代Production Code來臨前,對情欲的描寫還是很大膽的。這齣電影最為人談論的就是嘉寶跟John Gilbert的激情戲。兩人在拍攝期間墜入愛河,這也可解釋到為什麼那些場面特別來得火辣辣。除了演員的火花外,導演Clarence Brown及攝影師William Daniels也功不可沒。以月下擁吻一場戲為例(見本文最上方的圖片),導演花了多少心思去營造兩人的第一吻,光線調度幾近完美:二人先是用香煙試探,John...

Grattis på födelsedagen!

“Greta Garbo had something that nobody ever had on screen. Nobody. I don’t know whether she even knew she had it, but she did.” -Clarence Brown 標題是句瑞典語,意即「生日快樂」。(不要問我怎樣發音,我可不知道。)一百年前的今天(18/9/1905)Greta Lovisa Gustafsson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出生,大概沒有人料到這個女嬰會成為影史上最顛倒眾生的影星—Greta Garbo。 關於嘉寶,自她在好萊塢嶄露頭角開始直至現在,不少人都嘗試用文字捕捉她那不可言喻的獨特氣質,但無論如何妙筆生花,要領會嘉寶的神秘與美麗,還得看她的電影,慢慢細味她的肢體語言、眉宇間的輕微變化,當然少不得那雙會說話的眼睛… 這陣子的閑暇都貢獻給嘉寶。較早前買了Mark A. Vieira的Greta...

Conquest, 1937

終於還了心願在TCM頻道看了Conquest。Conquest說的是拿破侖跟波蘭女子Marie Walewska的愛情故事:Marie Walewska可能是拿破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她對拿破侖忠貞不二,當拿破侖被流放至Elba時,她是唯一前往探望的女伴;而且她為拿破侖所生的孩子亦是唯一長大成人的。這齣電影是嘉寶 (Greta Garbo)在MGM唯一蝕本之作,而評語亦是負面的多(但應該沒有Two-Faced Woman那麼負面);可是由於該電影的主角是拿破侖,而飾演拿破侖的又是我頗為欣賞的Charles Boyer,所以一直對這部電影很好奇。 看完的感覺是:說是歷史劇嗎,但又活像一部低成本製作——可是你要拍的是東征西討的法國皇帝,怎可以這樣寒酸﹗說是愛情故事嗎,但那個劇本又真是糟糕得很——為甚麼手頭上有兩位偉大演員也不寫個好點的劇本﹗不過,怒氣最終還是給嘉寶的柔情消解了。嘉寶與Charles Boyer 的對手戲雖不見得非常精彩(這點可要「歸功」於劇本),但兩人的魅力實在沒法擋。Charles Boyer的拿破侖一點也不賴。劇本雖然糟透,但只要一有機會發揮,Charles Boyer必定發揮得淋漓盡致,叫人相信他就是不可一世但又孤獨寂寞的法國皇帝。(例如他跟一名不認得他的老婦玩牌的一場戲,便是這齣電影難得一見的神來之筆。)老實說,他的演出絕不下於”Waterloo” 飾演拿破侖的Rod Steiger。但劇本實在太差,沒有性格發展,只能徒歎奈何。 嘉寶迷之所以不喜歡這部電影,原因很簡單:嘉寶向來只供大家祟拜,她豈會祟拜別人﹗一位影迷在imdb網站寫道(大意):「這部電影不賣座的秘密就在於嘉寶在電影中跟拿破侖說的一番話:皇上,但你卻站在太陽裡。嘉寶的影迷可不明白為甚麼他們的偶像要站在陰影裡。」這番說話可謂一針見血。雖然我也是看不慣嘉寶小鳥依人(其實這種心態是否有點變態:大家都只喜歡看到嘉寶 “I want to be alone”,不希望看見她沐浴在愛河裡),但若果她要依人的話,不是拿破侖之類的英雄人物還可以是誰呢。老實說,Charles Boyer 可是嘉寶眾多leading men 之中最能配得上她的。嘉寶的鋒芒被蓋過還是因為劇本局限。Charles Boyer 還好點,因為他演的是拿破侖,可以借一些細節、小動作來表現自己,但嘉寶的角色則幾乎一片空白。 電影開始時,她以天真的愛國者形象出現,寄望拿破侖能夠幫助波蘭獨立;波蘭人知道拿破侖瘋狂愛上她後,也不理她是有夫之婦,便力勸她以大局為重,接受拿破侖的追求。這段戲可供發揮的空間很多,而表現身不由己的痛苦爭扎亦是嘉寶強項。可是,折騰不了多久,嘉寶便一百八十度轉變迷上拿破侖,將救國使命拋諸腦後。雖然到了後半部,嘉寶又重提政治問題,但這只不過是因為編劇要安排二人分手而已。嘉寶全齣電影最動人的一場戲便是她懷了身孕,打算告訴拿破侖,但拿破侖卻告之要迎娶奧地利公主,為使他將來的兒子擁有皇室血統。嘉寶向來都最擅長演心碎戲,但這場戲卻太短了,而且力量不足,看得叫人牙癢癢的。 至於這齣電影跟歷史相差多遠呢?電影一開始便有一段「免責條款」,強調劇本雖有若干改動,但對這段不朽真情的描述卻是忠實的。相信大家都知道荷里活那些「若干改動」往往有多嚇人。

Ninotchka, 1939

“Garbo laughs!” 是電影當年的宣傳語句:Garbo一笑就如第一齣有聲電影般震撼。(1931年Garbo首齣有聲電影Anna Christie上映,宣傳語句是 “Garbo talks!”)當然,Garbo不是從來沒有在銀幕上笑過,但演喜劇還是首次,而且導演還是「喜劇之王」Ernst Lubitsch,這就足以吸引觀眾入場了。Garbo的冷豔落在Lubitsch手裡卻真的有喜劇效果。除此之外,電影雖然大開蘇聯玩笑,但卻沒有像後來冷戰時期電影般「敵我分明」:電影中那四個蘇聯人都很可愛,對共產主義的嘲諷叫人會心微笑。就算對電影沒有興趣,看看荷里活在二次大戰前對蘇聯的觀感也好。 蘇聯派出三名特使到巴黎賣掉一批珠寶以賺取外匯。該批珠寶原屬於Grand Duchess Swana所有,但革命後遭蘇聯充公,而她亦流亡法國。當她知道她的珠寶在巴黎時,便央男友Leon想辦法奪回珠寶。三名特使敵不過巴黎的誘惑,更敵不過Leon的友情,逐同意跟Swana瓜分珠寶。這時蘇聯派出特使Ninotchka到巴黎跟進。分別代表「沒落貴族階級」與「無產階級」的Leon與Ninotchka走在一起卻起化學作用,鬧出笑話連篇。Ninotchka滿腔共產主義熱情,但卻冷酷非常;篤信實用與科學,看見甚麼都要研究分析一番。Leon跟她調情,Ninotchka則冷靜分析他的一舉一動:掃興?才不﹗那張木無表情的臉跟冷靜的頭腦只叫人越發瘋狂。最後,這位女幹部亦敵不過資本主義的腐敗文化,背棄蘇聯,背棄祟高理想跟Leon享受生活去。 電影最好看的當然是Garbo的冷面女幹部;而她那三位同僚亦演得不錯,為電影增添不少趣味。Ninotchka跟Leon多場對話都很精彩,充分體現何謂Lubitsch’s Touch。初次邂逅,Leon說巴黎人上艾菲爾鐵塔多是要跳樓,Garbo的反應是:那麼要花多少時間才著陸?至於 “Garbo laughs!”一場戲也不用我多花筆墨。平心而論,電影交代Ninotchka的轉變略嫌公式化,Ninotchka改變之大實在令人難以相信。當Garbo不再冷艷,變成一個幸福小女人時,電影便有點沉悶。這可能是因為我看不慣Garbo小鳥依人之故。Garbo的醉態可愛非常,可能是她從影以來最能放下女王身份的演出。而Ninotchka被迫回到蘇聯後,電影對蘇聯生活的描述亦蠻有趣味,所刻劃的生活一點也沒有誇張。只消一場戲便將沒有私隱、處處提防、刻板無聊的生活交代出來,可悲之餘卻又不失風趣。 如前所述,電影對蘇聯的嘲諷都是點到即止,那些批評雖然陳腔濫調,但卻幽默抵死,而且都是用蘇聯人的對話反映。Ninotchka初到巴黎,跟同僚交代國內近況說:「最近的人民審訊十分成功,蘇聯將剩下更少但更具質素的人。」Ninotchka回國後不小心讓人看到從巴黎買的內衣,引起同屋議論紛紛。Ninotchka事後表示會小心,說「我可不想蘇聯因為我的內衣而陷入危機﹗」Leon到蘇聯大使館申請簽證,聽到官員的電話對話:「那位官員月前被調回國,你可以致電他的遺孀問問。」 跟Lubitsch的前作相比,這部電影不算是上佳的。Lubitsch早期由Maurice Chevalier 及Jeannette MacDonald主演的愛情喜劇都看得我很開心;至於後來的A Shop Around the Corner, Heaven can Wait就更不用說了。Lubitsch最出色之處除了那些計算(timing)準確的對話外,就是「不說破」,讓觀眾自行想像。Ninotchka雖然佳句甚多,但一當Ninotchka投向資本主義懷抱後便不大好看。而男主角Melvyn Douglas很明顯不能跟Garbo匹敵,Melvyn Douglas的演技及魅力都跟Maurice Chevalier 相差得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