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殊八年

一月十五日下午,布殊準備發表最後一次全國演說(建議只看 Rachel Maddow的評點版本),再來一次告別,再來一次歪曲事實。他滿以自己的演說可以霸佔晚間新聞,還有翌日的晨早節目,當然少不得各大報章頭版。冷不提防,有群可惡的飛鳥在紐約上空撞進一架飛機的引擎;機師接着以高超的技術將客機降落在河上,機上一百五十五人全告平安。美國傳媒立即高呼奇蹟,把布殊拋諸腦後。兵不血刃便搶去布殊的最後黃金機會,再沒有比這樣更美好的安排。

美國現在彌漫着一片樂觀氣氛,仿佛布殊一去,美國便可以一洗烏氣,重振聲威。若美國真是這樣想,這實在危險之至。美國自由派應該追問的,不是布殊過去八年如何將美國弄至如斯田地,而是為甚麼美國人會容許布殊那樣胡作非為?當布殊一伙以愛國反恐之名實行恐懼政治時,傳媒和民眾有多少人敢說不?當布殊零三年攻打伊拉克時,連自由派報章也叫好,民主黨更不用提了。

刻下正讀着 Greg Mitchell的 So Wrong for so Long,細述傳媒在伊拉克戰事失職頻頻,容許布殊政府以子虛烏有的大殺傷力武器為由,攻打伊拉克。布殊之治閉幕之際,傳媒當讀讀這本書,而不是爭相數着布殊任內犯了多少錯,或說了甚麼蠢話。與其評點布殊,不如自我反省一下。

常有謂,布殊政府 spinning手段高強,把傳媒玩弄於股掌。但政客跟傳媒互相利用的關係並非始於今天,何以布殊一伙能輕而易舉把傳媒變成傳聲筒?有說是傳媒競爭大,記者怕失獨家新聞,所以便給政府的「消息人士」利用了。但依我看,新聞娛樂化亦是根由。Greg Mitchell的書記述攻伊前夕,記者興奮莫名,都希望快點上演「揮軍巴格達」的戲碼,好讓他們當一回戰地記者,寫下記者生涯光輝一頁,對布殊政府百孔千瘡的開戰理據自然視而不見。還記得,伊拉克戰事開打之初,美國傳媒舖天蓋地的都是美軍戰略,美軍炮火造成的死傷則全告隱而不見。記者報得興奮,美國民眾也看得開懷,沉醉在這齣由布殊及傳媒聯手炮製的愛國英雄電影中。

傳媒忙於泡製肥皂劇,還有何時間監察?同樣情況亦出現於去年美國大選。不得不承認,美國的政治新聞劇力萬鈞,叫人看得如痴如醉:一會兒希拉里陣營鬧分裂,一會兒麥凱恩顧問爭相跑出來數佩林不是,實在比肥皂劇還要好看。奧巴馬成傳媒寵兒,不是因為他的政策,而是他的成長故事精彩,以及「美國誕生首位黑人總統」這戲碼叫傳媒欲罷不能。

美國傳媒去年最出色的新聞報道,不是大選,而是《紐約時報》去年四月揭發那些經常為傳媒「客觀」分析的軍事評論員,原來都是收了國防部好處的傳聲筒而已。政府如此操控言論,這樣轟動的新聞,卻無聲無息消逝,沒有傳媒跟進。美國傳媒真是汲取了布殊八年的教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