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選舉

無聊湊熱鬧

我得承認無聊,偏偏覺得外國政治太吸引,大選辯論不惜捱更抵夜也要收看。往年只有美國和法國辯論可看,今年多了英國。向來認定英國政客都口才了得,尖酸刻薄得來又不會淪為潑婦罵街,這次史上首場黨魁辯論當然不能錯過。 辯論分三場,首場由ITV直播,ITV網站老早擺好陣勢,除了網上直播外,還接上facebook,讓網民即時為三位黨魁評分或發議論。可是大概是太多人擠進去之故,我怎樣也看不到直播,唯有收聽BBC Radio 4的直播,一邊看着《衛報》的Live Blog、facebook上的Democracy UK on Facebook以及twitter,香港沒有民主,唯有靠網絡感受一下民主的熱鬧吧。 我此前沒有怎樣聽過保守黨黨魁卡梅倫(David Cameron)演說,只聽說此君有貝理雅當年的影子,對他自然期望較高。但整晚辯論最叫人失望的便是此君。(白高敦表現倒不過不失,還有幾句 sound-bite。)早陣子聽說卡梅倫為洗脫一身精英氣息,特意求助於奧巴馬當年的競選顧問。若他當晚發言真是經過顧問精雕細琢的話,那麼真要調查一下顧問是否白高敦派來的奸細。卡梅倫整晚像個糟透的廣告代言人般,極力營造「體察民情」的形象:一時說自己不知在哪兒碰到黒人,又碰到女人,又遇上吸毒者,這樣充滿計算的「偶遇」,自然難逃twitter上的推友法眼。有人說:「似乎我是地球上唯一一個沒有碰過卡梅倫的人。」有人立即上傳卡梅倫的「貓紙」,揶揄一番,立即成為當晚推特大熱。 網絡已成選戰不可或缺的部份。英國三黨魁一邊唇槍舌劍, @Conservatives, @UKLabour, @libdems亦一邊「密密推」,務求及早「以正視聽」,盡快引領大眾把握對他們有利的重點。但這三大黨的tweet大概不是要影響一眾慶高彩烈的推友,更大目標是也在「密密推」的記者:這樣實時發回應,比辯論完結後發一篇長篇大論的新聞稿有效得多了。 大家都說今次辯論的鸁家是自由民主黨黨魁Nick Clegg。有人說,自由民主黨一九五九年絶處逢生,便是拜電視普及所賜;今年有電視再加上互聯網,難道自由民主黨真是時來運到了?

That One?

今屆美國總統大選,本來頗有看頭(我不是說 Sarah Palin/ Tina Fey),《經濟學人》六月用奧巴馬和麥凱恩做封面,大字標題「America at its Best」。但選戰從來都是你死我活的遊戲,抹黑攻擊層出不窮,《經濟學人》上月也要改口:「America not quite at its best」。 周二晚總統候選人第二場辯論,奧巴馬及老麥只是反來覆去重申觀點,互相攻擊,正當我快要睡着之際,卻給老麥一句「 that one」嚇至彈起:我有聽錯嗎? 今次辯論以 town hall形式進行,這本是老麥最駕輕就熟的模式,但結果他不是如鬼魂般在奧巴馬身後飄來飄去,叫攝影師千方百計避開他老哥的身影;便是像努力抑壓怒火,最終還是忍不住,用「 that one」來稱呼奧巴馬,盡顯箇中的輕蔑及憤怒:你條死靚仔算老幾,竟敢同我爭? 老麥八月時曾推出名為 The One的廣告,譏諷奧巴馬狂熱,喚起奧巴馬是否虛有其表的關注,倒是十分幽默。The One演變成 That One,或可反映老麥的「墮落」。老麥深明,再繼續討論經濟議題就要輸了,所以不得不找些東西來轉移視線。近日其陣營「翻炒」奧巴馬跟六十年代激進分子 Bill Ayers的「關係」,Sarah Palin高呼奧巴馬「 palling around terrorists」,已反映麥營技窮。(Bill Ayers放炸彈的時候,奧巴馬只有八歲,如何...

這樣的候選人

最近世界一片愁雲慘霧,追看美國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 Sarah Palin已成為一大調劑。周四的副總統辯論自然不容錯過。 Sarah Palin上周接受 Katie Couric 專訪,專訪分數日在 CBS晚間新聞播出,當有關救市的頭條新聞叫人心煩,接着的 Sarah Palin專訪簡直叫人「如沐春風」:嘩哈哈,咁都得?! 就連熱門話題 華府的bailout方案,Sarah Palin也茫無頭緒;至於「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的外交經驗更不提也罷。今周播出的專訪亦是笑話一籮籮,最好笑的莫過於Katie Couric問她看甚麼報紙雜誌時,她卻顧左右而言他。Katie Couric窮追不捨,她九唔搭八的一句「阿拉斯加不是外國」以守為攻,意指 Katie Couric的問題質疑她不看報紙是「侮辱阿拉斯加」。當Katie Couric問她除了Roe v. Wade外還有甚麼最高法院判決不贊成,她完全口啞啞。Katie Couric不時嘴角乏笑(我常常覺得她在奸笑……),但更多時是不耐煩:眼前的受訪者完全叫她「吹脹」! 周四的副總統辯論沒有如想像中「精彩」,Sarah Palin一如所料扮 cute,繼續答非所問,她也明言:「I may not answer the questions that either the moderator...

如果她是希拉里

為了挽救黨大會的收視率(結果如願以嘗),共和黨的麥凱恩(John McCain)出奇招,找來一名只能用「騎呢」來形容的女子 Sarah Palin來當副總統。這肯定是繼布殊後美國史上最大笑話,但我只擔心第二個笑話很快便會成真,那就是麥凱恩不幸未能完成四年任期,造就 Sarah Palin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 Sarah Palin第一天(八月廿九日)出現時,美國傳媒連她的名字也不懂念(原來是 PAY-lin),大家都給她殺過措手不及,只知她當了二十個月州長,有五名子女,還有保守派拚命宣傳她如何「堅持」生下唐氏綜合症的幼子,如何又反同性戀反墮胎又愛打獵又愛槍,當真是保守派完美典範。當然人家出來選副總統也得有些「政績」,她在演說中便宣稱自己勇戰「 good old boys network」、向「bridge to nowhere」說不等等。美國果然是「臥虎藏龍」之地。 共和黨大概以為記者連 Google也不會,吹牛吹得天花亂墜也可以蒙混過關,記者陸續找出這位女士的「政績」多是吹牛,更揭出這位女士原來涉嫌濫用職權,現正接受調查。背着這樣的計時炸彈也可以當副總統候選人,只能說麥凱恩果然是 maverick。 共和黨首先拿出各種離奇古怪的理由「論證」 Sarah Palin有副總統之才,最笑死人的莫過於說阿拉斯加鄰近俄羅斯,所以她有外交知識。但很快共和黨便找到萬能擋箭牌:你們質疑她都是性別歧視!老實說,保守派統一口徑指「自由派」傳媒性別歧視時,我只感到好笑。我實在弄不清究竟怎樣才算歧視。《華盛頓郵報》的 Anne E. Kornblut今天便提出我這幾天盤據腦海的問題:如果她是希拉里,如果是希拉里的女兒未婚懷孕,如果希拉里沒有當過參議員便出來選總統,如果她被人家質疑時便大呼「性別歧視」,共和黨會怎樣? 平心而論,女兒是否未婚懷孕真的不關我事。但若你的 resume只有 beautiful family 一項(麥凱恩語),而你又以保守掛帥,以關心人家私生活為職志,又主張貞操教育代替性教育,我當然要看看你是否言行一致。至於質疑你為在bridge to nowhere一事上撒謊;質疑有沒有濫用職權,就算你是男人,我也會照問。 好一個我行我素的女子, Sarah Palin在共和黨大會演說上繼續把別人的質疑化成「歧視」,指摘人家不單歧視她的性別,還歧視她的家鄉;自己則繼續陶醉在她的美滿家庭,她的...

沒有驚奇

對不少法國人來說,2002年4月21日的陰影揮之不去:種族主義者勒龐跑出,昂然進入次圈,令一向強調自由、平等、博愛的法國人面目無光,左派更顏面無存。今屆大選前夕,當地傳媒不斷提醒國民勿忘上屆教訓,而海外傳媒都紛紛猜測到底今屆會否出現驚奇賽果。初步結果顯示,5月6日次輪投票上演的戲碼是萬眾期待的「薩爾科齊 (Nicolas Sarkozy)大戰羅亞爾 (Ségolène Royal)」。 選舉前夕,法國當局三令五申,要求傳媒及博客遵守法例,不得在晚上八時前公佈票站調查結果。上屆大選,Canal+的 Les Guignols de l’info (木偶戲說新聞)便違規搶先在15分鐘前宣佈勒龐晉身次圈,好動員左派選民趕快投票。其實,其他電視台就算未有明言,從主持人的驚訝之神情及談話,觀眾早已猜得一二。儘管有些博客曾聲言要挑戰「惡法」,但在75000歐元的重罰下,似乎大家最後都得乖乖守法。 不過,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卻急不及待,要在晚上八時(香港時間凌晨二時)前知道初步結果。《世界報》雖然沒有違規,但卻在即時新聞中告訴大家瑞士報章Le Temps已公布了初步票站調查結果,立即引來大批法國網民蜂擁而至,弄得該報網站癱瘓,結果要換上一個簡單的頁面來滿足法國人的好奇心 (見下圖)。據《費加羅報》說,不少比利時及瑞士報章及政治新聞網站都因此出現大擠塞。 其實,當大家發現晉身次圈的是Sarko和Ségo時,雖然鬆一口氣,但會否打呵欠?兩人餘下兩周還會使出甚麼板斧?Ségo能否急起直追,洗脫「虛有其表」的指控?Anti-Sarko運動又會否進一步強大?UDF的Bayrou的得票率初步顯示為18.6%,其支持者究竟向右走還是向左走,對大選結果可謂起了關鍵作用,餘下兩周相信會成為兩大陣營籠絡的對象。Sarko跟Ségo將於5月2日進行電視辯論,到時是龍是鳳自有分曉。但願Ségo不會像去年社會黨候選人辯論般,當對手問她跟其他候選人有何分別時,她的妙答是:「看也看得出來吧?」

漫談法國大選

美國總統大選明年才舉行,但有關候選人的消息早已舖天而來,當中尤以港人熟悉的希拉莉的曝光率最高。但法國今年四月便舉行總統大選了,卻沒多少人關注。其實,純以戲味來衡量,今屆法國大選甚為可觀。 就由Ségolène Royal 說起吧。她去年迅促冒起,當時有評論認為她的聲勢只是傳媒吹捧的結果,難以長久。可是她最後卻贏得了社會黨總統候選人資格,民調更一度拋離現任內政部長 Nicolas Sarkozy。似乎法國真大有可能出現首名女總統。 不消數月,Ségo 已為 Sarko趕上,而且更頻頻鬧醜聞笑話,叫人質疑這位女候選人是否真如右派宣傳般只是花瓶一個。Ségo一直以聆聽者姿態出現,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對比起 Sarko那張傲慢嘴臉,自然甚為討好。可是日子一久,人們便不禁質疑:你聆聽夠了吧?何時才有個政網給我們看呢?Ségo 上周便推出政網,但卻被批評空洞無物。 缺乏具體政網卻並非她民望下降的主因。Ségo擔任地方首長政績可人,能力當不容置疑。但右派卻屢屢攻擊她欠缺中央政府行政經驗及外交經驗,Ségo 去年底便開始惡補外交經驗,展開一連串外訪。她又藝高人膽大,竟然跑到滿佈地雷陣的中東,結果如何也可知。而今年初她效法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and)訪華也好不了那裏。 若稍為留意一下法國傳媒如何報道她訪華消息,便不難察覺到,她跟傳媒的蜜月期已過。Ségo 在中國的言行固之然令人忍浚不禁,提供無數可供炒作的題材。最經典的莫過於認為中國的司法制度有值得法國學習的地方。她除了每天引用中國格言外,又自創法語,說了一句Qui va sur la Grande Muraille conquiert la bravitude(不到長城非好漢?)自創 bravitude 新詞取代 bravoure (勇氣),成為「一時佳話」。(但亦有人指出, bravitude 一詞實已為青少年網民廣為使用,此正可證 Ségo之追上潮流云云。) 她登上長城那天穿上白色大衣,某報 (忘記是哪家機構,待考)記者亦不忘「提醒」讀者,白色在中國是喪事的顏色。 密特朗當年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訪華,回國後便贏得總統大選,曾任密特朗政治顧問的Ségo或認為,到中國一轉或會帶來好運。但她自中國回來後便惡運纏身,負面消息頻傳。除了因為競選策略出問題外,是否真是成也傳媒,敗也傳媒呢?有時太得到傳媒「關愛」也不見得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