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經典電影

classic movie

禍水紅顏?
The Temptress (1926)

銀幕上壞女人總較好女人吸引。現實恐也如是,但為安全計,大部份人怕且都會敬而遠之。看電影難免要保償現實的缺憾,壞女人在電影中也特別吃香。 嘉寶初到荷里活也是以壞女人聞名,老實說,這個時期的嘉寶比後期的文藝悲劇女主角更吸引。The Temptress (香港國際電影節01年放映,譯作「妖婦」),故事講什麼,單看片名大抵也猜得一二。 這是嘉寶到荷里活第二齣電影,Mauritz Stiller 跟嘉寶接到這項工作時,兩人都十分高興,Stiller向人說:讓他們看看Greta的真正本領!嘉寶視Stiller如神,能跟恩師合作,自然喜不自勝。可是,Mauritz Stiller的拍片方法叫美高梅難以接受,他英語不靈光,把Action錯叫Stop還算了,即興拍攝才叫事事講求計劃的美高梅大為震驚。不消多久,Mauritz Stiller 便被撒換,換來賓墟(默片)的導演Fred Niblo重拍。Mauritz Stiller所拍攝的片段都沒有傳世(據說現在看到的幾個不俗的鏡頭是 Stiller 的意念,是耶非耶恕難考證)。 電影講述Manuel Robledo (Antonio Moreno)在巴黎一個晚會上邂逅神秘女子Elena (Greta Garbo) ,瘋狂愛上她。翌日 Robledo造訪好友,才赫然發現該名跟他海誓山盟的女子原來早已作人婦。Robledo表示二人恩怨已斷,但 Elena卻揚言不會放手。一名銀行家因 Elena 自殺後,Robledo更相信Elena是危險女人,要避之則吉,隨後便回阿根廷繼續建水壩。豈料,Elena夫婦二人不請自來。 在荒野中,Elena的美色令所有男人為之傾倒,結果麻煩及悲劇接踵而來…… 跟後來的 Flesh and the Devil 相比,本片故事失色得多,嘉寶既壞得不夠徹底,男女主角亦未見火花。Antonio Moreno神情木訥,每次一見嘉寶,便氣喘如牛,整個身子在擅抖,彷彿努力壓抑原始衝動似的,這樣演譯原始衝動倒真箇原始。 儘管原始,電影對性的處理是頗大膽的。就以男主角跟阿根廷大賊決鬥一幕來說,當男主角脫去上衣,露出胸膛時,鏡頭一轉便見嘉寶兩眼發光;男主角勇戰越見皮開肉爛,嘉寶便越見興奮。後來她為男主角抺血包紥,更一副色迷迷的樣子,貪婪地輕撫男主角的肌膚。今天看來,這幕難免叫人覺得荒唐,但那可是1926年。那個時期的電影甚少如此明目張膽描寫對肉體的迷戀,更不要說是女性對男性肉體的渴求了。...

戲還是要演下去
To Be or Not to Be (1942)

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入侵波蘭,揭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劉別謙 (Ernst Lubitsch) 的 To Be or Not to Be甫一開始為1939年8月,希拉勒卻出現在華沙街頭,路人莫不目定口呆。為何希特勒會現身華沙?鏡頭帶領我們到蓋世太保辦公室。希特勒在一片 「Hail Hitler」的呼聲中登場,但他開口一句「Hail Me」引來台下導演怒喝一聲——原來那只是一場戲,這亦為整齣電影的題旨打下基調。 “To be or Not to Be” 是《哈姆雷特》的名言,在片中卻變了偷情暗號。偷情的故事線雖然有趣,但德軍佔領波蘭後的劇情才是戲肉,劇場一眾台前幕後手足使出看家本領把納粹玩弄於股掌之中叫人拍案叫絕。劉別謙筆下的納粹不是以惡魔形象出現,而是一副滑稽可憐相,連那個外號叫人聞風喪膽的 “Concentration Camp Ehrhardt” 只是個又糊塗又怕死的傢伙。一眾納粹軍官竟跟Joseph Tura 等人戰前排演的諷刺劇「蓋世太保」無異:一無話可說時便大呼「Hail Hitler」。 以喜劇手法處理納粹或有人認為有欠認真,但劉別謙嘻皮笑臉背後卻總不失關懷。電影起始那段「希特勒在華沙」旁白問:為甚麼他會在這裏?雖然那位「希特勒」只不過是假貨,但那卻是嚴肅不過的質問。老是希望扮演《威尼斯商人》Shylock一角的Greenberg (Felix Bressart) 三度讀出Shylock的著名演辭: “(…)If you prick...

還是劉別謙好:
The Shop Around the Corner (1940)

劉別謙 (Ernst Lubitsch)的 The Shop Around the Corner 講述兩名男女店員是鬥氣冤家,但原來卻是互相傾慕的筆友。踏入互聯網時代,大家又多了一個(或多個)虛擬身份,筆友由網友取代,因此劉別謙的故事也要upgrade 成 You’ve Got Mail (1998)。但該齣電影我除了記得 Meg Ryan 的書店喚作 Shop Around the Corner外,印象不深。

集體與個人之間:
捷克電影新浪潮 (一)

《大街上的商店》比97年意大利電影 La Vita è bella(港譯:一個快樂的傳說)更早採用喜劇手法去處理納粹大屠殺,也比後者震撼得多了。以大屠殺為題材的電影多如牛毛,要不就描述猶太人的慘況,要不就歌頌人性光輝。但我們似乎都忘記了,這場悲劇除了受害者、英雄和惡棍外,更多的是旁觀者。

問題尚未解決—Judgment at Nuremberg (1961)

這篇是積壓了多月的舊文,因為一些細節遲遲未能完稿。碰巧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在國際法庭受審期間死亡,又引起大家對這類國際法庭的關注,因此不妨借電影來回顧一下國際法庭的原型。 二戰結束,戰勝國在紐倫堡設立法庭審訊納粹份子,其中第三場審判的被告乃是納粹政權下的司法人員,當中涉 及的法律問題及道德問題都相當發人深省。 電影本事 電影Judgment of Nuremberg便是根據是次審訊改編而成,由Stany Kremer執導,演員陣容可謂星光熠熠。四名納粹司法人員被控將納粹暴行合法化,當中包括德高望重的法官Ernest Janning(Burt Lancaster)。檢察官Col. Tad Lawson (Richard Widmark)參與過解放集中營,對納粹深惡痛絕,誓要將四人重判。辯護律師Hans Rolfe (Maximilian Schell)敬仰Janning為人,認為若他入獄會是德國的奇恥大辱。審訊展開,雙方唇槍舌劍,主審法官Dan Haywood (Spencer Tracy)一邊廂在法庭內聽着雙方辯論,另一邊廂在紐倫堡街頭靜觀一切。他跟納粹軍官遺孀Mrs. Bertholt (Marlene Dietrich)交往,聆聽她的觀點。 電影集中在兩宗案件,首宗案件涉及納粹強迫為政敵絕育的措施。控方證人是當年因父親是共產黨員而遭強行絕育的Rudolph Petersen (Montgomery Clift)。辯方律師指出基於社會考慮而為某些人強行絕育並不罕見,至少美國一個州便有類似法例。他進一步運用當年納粹法庭用以判斷人是否低智商 的問題證明Petersen之所以被閹割並非因為共產黨家庭背景,而是他精神有問題。Petersen在 證人席上極力否認自己有問題,並指自己被閹割前並非如此。 第二宗案件便是直接跟Ernst Janning有關的Feldenstein案。納粹德國為了保持種族純正,嚴禁猶太人跟德國人發生肉體關係。猶太老翁 Feldenstein被控跟德國少女Irene Hoffman (Ju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