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bo 100: Camille (1937)

前言:被這篇文字折騰了一星期 (同時還有許多俗務纏身,但且按下不表),寫嘉寶真叫我詞窮:我一來沒有優雅文字,二來又欠缺Roland Barthes的才情(他倒厲害,可以將嘉寶跟柏拉圖的理型相提並論),所以還望大家多多包涵。若這幾篇文字能引起大家對嘉寶的興趣,則於願已足矣。

“Garbo has a magic that can’t be defined. She is a rare creature who touches the imagination.”
– George Cukor

《茶花女》的導演是有「女性導演」之稱的George Cukor。雖然我覺得「女性導演」這稱號或許有點不公平,但他的確較為用心而且擅長指導女演員,而他拍攝的電影亦往往成為女星的代表作。George Cukor後來提起嘉寶只有讚不絕口,毫無保留地認為她是一位出色的演員。嘉寶拍戲「怪癖」雖多,但只要了解其背後原因,並且加以善用引導,就會得出完美的效果。George Cukor對嘉寶的理解可以說是電影成功的主因。Cukor相信嘉寶的直覺,儘量讓她自由發揮——《茶花女》很多難忘的演出其實都是嘉寶的主意。

電影改編自小仲馬的《茶花女》(La dame aux Caméllias, 我其實很有興趣知道為甚麼英文名會變成風馬牛不相及的”Camille”),相當膾炙人口,連威爾弟也曾改編成歌劇。(Moulin Rouge其實也很大程度「參考」了《茶花女》。)相信故事無須多作介紹。Marguerite Gautier這個角色跟嘉寶過往的角色倒一脈相承:身邊有一位較年長的男伴,一位天真的年青男子卻對她展開追求。嘉寶的 Marguerite Gautier沒有一絲交際花的庸俗和放蕩,反而顯得高貴;一雙眼睛滲透着淡淡的哀愁,似乎早已看透一切。她被Armand的純真感動,決意洗盡鉛華,跟他雙宿雙棲。但最後卻應Armand父親的請求離開他。Armand對她所作的犧牲茫然不知,因妒成恨,傷透Marguerite的心。電影跟原著最大的分別是Armand趕及見她最後一面,原著中的茶花女可是孤獨死去。

Robert Taylor飾演入世未深的Armand,除了幼稚外,亦是個醋罈子,動不動便醋意大發,歇斯底里,叫觀眾不禁為嘉寶難過。電影多位配角的演出也不賴,尤其以飾演Baron de Varville 的Henry Daniell 最出色,邪惡得來又有氣派。電影其中出色的一幕便有他的份兒。Marguerite本來安排跟Armand共晉晚餐,但冷不提防Baron de Varville卻提早回家。Marguerite的不安當然逃不過Baron de Varville的法眼,而她也知道瞞不過對方;與此同時門外的Armand發現大門上鎖,拚命按門鈴,Baron de Varville深知是甚麼回事,但卻繼續若無其事跟她彈琴開玩笑。Baron de Varville表示要看看究竟是誰在按門鈴,Marguerite加以阻止並自嘲道:「那可能是我畢生所愛,但卻遛走了。」然後兩人一起狂笑。這幕的編排及兩位演員的演出都非常出色,可謂是神來之筆。

可是電影劇本並不是從頭到尾都如此有水準。Armand的父親(Lionel Barrymore) 要求Marguerite離開Armand的一幕對話便顯得呆板,亦無法反映出兩位對話者的心理變化。不過,嘉寶一如過往運用極細膩的表情及姿勢去讓觀眾知道她在想甚麼,觀眾根本不須要理會對白。當嘉寶無助地崩潰在桌前,雙手似在找尋可以賴以支撐活下去的東西時,就算最鐵石心腸的人亦無法不為之動容。

嘉寶向來擅於表現內心的痛苦爭扎。以她跟Armand分手的一幕為例,她不但要離開Armand,而且還要令畢生所愛痛恨她。她在Armand面前強裝冷漠,但眉宇間又透露出無限痛苦。她最後一次將Armand摟入懷,鏡頭可見一張無限深情及哀愁的臉,仿佛就在崩潰邊沿,不能按原定計劃狠下心腸捨Armand而去。到她堅定站起來,披上白色斗篷,我們看見的嘉寶就像殉道者般決意犧牲自己,表現得神聖不可侵犯。(參看本文最上方的圖片)

踏入有聲電影後,嘉寶甚少賣弄性感,可是她仍懂得如何勾起觀眾的遐思,厲害卻在於她又可以同時不失高貴甚至是聖潔的味道。她吻Robert Taylor的一幕,完全沒有身體接觸,而只是用親吻輕掃Robert Taylor整張臉。Robert Taylor跪在地上,就仿如接受女神的祝福般。電檢雖然不容許描寫情慾,但嘉寶就是有辦法繞過電檢。

嘉寶在《茶花女》的演出獲一致好評,據說這也是她最愛的電影。《茶花女》的編、導、演俱佳,就算不是為了看嘉寶也值得一看。


———-
後 記(一):嘉寶憑這部電影獲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但卻敗於在Good Earth中扮演中國村婦的Luise Rainer手下。有些人說這是美高梅的主意,認為嘉寶不聽話,奧斯卡獎只會助長其氣焰云云。Good Earth這部電影可以說我所看過的怪片之一,故事發生在二十世紀初的中國農村,描述一對中國夫婦如何抵抗天災人禍,很有點《活着》的味道。Luise Rainer飾演一名逆來順受的中國婦女,全片只是悶聲不響,默默跟丈夫同甘共苦,到丈夫發財後要納妾,她亦啞忍:大概這就是西方人眼中的中國婦女模範。 Luise Rainer演得不錯,但整部電影給我的感覺真是很詭異(我想西方觀眾大概沒有這種感覺)。不過看看好萊塢如何表象中國還是相當有趣的。

———-
後 記(二):剛推出的《茶花女》DVD也收錄了華倫天奴(Rudolph Valentino)1921年的默片版本。終於看到聞名以久的華倫天奴的演出,的確是俊男一名,溫文爾雅而一臉稚氣,比Robert Taylor更稱職;但那位女主角Alla Nazimova跟嘉寶便差得遠了——早期默片的表演方式今天看來難免怪怪的。不過這部電影的佈景設計蠻有味道,這要歸功該片的美術指導Rambova。 順帶一提,來自俄羅斯的Alla Nazimova可是默片時代的紅伶(電影一開始便斗大的字寫著 “A Nazimova Production”,可見這位演員確不簡單),而且是一位要求極高的藝術家。她曾自資拍攝Salomé及The Doll’s House等名劇,但當時的觀眾顯然不懂欣賞,而她也在1925年息影,專注舞台表演。

(照片版權為華納電影公司所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