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bo 100: The Mysterious Lady (1928)


[抱歉Camille的文章還未完成,因為Camille是嘉寶的代表作,而且相對而言也較為人熟悉,自然不能掉以輕心。先來一齣默片,希望大家見諒。]

今次推出的十齣嘉寶電影中就只有這齣The Mysterious Lady 我未看過。這齣電影名不經傳,何況一說到嘉寶默片,影迷多半會更期待 Love (Anna Karenina 的默片版本,美高梅將 Anna Karenina 改成 Love,好讓海報可以印上這樣醒目的字眼: “John Gilbert and Greta Garbo in Love” ) , The Woman of Affairs, The Kiss。(希望這三齣電影很快便可以跟廣大觀眾見面吧﹗)可是這齣電影卻是意外驚喜,雖然畫面質素差勁,但還是叫我忍不住看了三遍:因為拍得嘉寶太漂亮了。 William Daniels不愧為嘉寶的御用攝影師,說他是嘉寶電影生涯僅次於Stiller的重要人物應該不為過。


奧地利軍官Karl(Conrad Nagel)在歌劇院邂逅 漂亮神秘的Tania(見上圖,Karl整晚都不在看歌劇,而是目不轉睛地盯着身旁的嘉寶:這當然完全能夠理解啦…),二人墜入愛河。可是他任職情報局的叔父卻告之Tania乃俄羅斯間諜,而他們正嘗試找出己方的叛徒。(還記得我在Flesh and the Devil提過的「嘉寶程式」嗎?)叔父同時委託Karl將密件帶到柏林。在開往柏林的火車上,當Karl百感交集之際,Tania卻現身。Karl不理會Tania的解釋,將她痛斥一頓。 Tania懷恨在心,便按原定計劃將密件偷走;而Karl 亦因此瑯璫入獄。不久Karl在叔父協助下越獄,並到華沙深入敵陣,務求找出潛伏在奧地利軍方的奸細……另一邊廂,Tania對間諜生涯感到厭 倦,而且亦難以忘懷 Karl。這時Karl卻以鋼琴師身份出現在俄羅斯間諜大本營。Tania的一舉一動遭上司兼情人Boris監視,但Tania卻選擇玩火,決定協助 Karl……

故事跟嘉寶後來的有聲電影Mata Hari有點相似;但說到故事情節,本片似乎比 Mata Hari 更勝一籌,起碼男主角比Mata Hari那位有作為。雖則故事仍然略嫌簡單,但個別場面氣氛營造相當成功,而末段也製造出緊張的效果。當然更不用說William Daniels如何拖展渾身解數呈現嘉寶的美態。以嘉寶首次登場的一幕為例,嘉寶便彷如一件藝術品般呈現觀眾眼前。她動也不動地倚在欄上專注看歌劇,而男主角則整晚目不轉睛地觀察她。在男主角的主觀鏡頭下,我們看見嘉寶的側面,那隻躲在長長睫毛下的眼睛在眨動。嘉寶燃點蠟燭一幕也是不能不提的,除了燈光攝影外,嘉寶的媚態也十分誘人:難怪男主角看在眼裡便立即情不自禁將她抱住。

這齣雖然是默片,但音樂卻擔當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歌劇Tosca的一曲詠嘆調成為男女主角的主旋律(可惜本片的配樂卻另行編寫了另一樂曲,這實在有違電影原意)。二人曾三度獻唱此曲,而三次都是故事的關鍵時刻。第一次是在Tania家中,Karl彈起剛在歌劇院聽到的樂曲,Tania隨著音樂高歌 (究竟嘉寶的歌聲是怎樣的?真叫人十分好奇﹗),二人渾然忘我,可以說是一曲定情。第二次卻在俄羅斯軍方派對上,Karl看見Tania黯然神傷,便彈奏起二人的樂曲來,Tania也因此注意到他。Tania既想跟Karl一訴衷情,但又要小心翼翼,免得別人生疑,於是便建議為大家演唱一曲,由Karl伴奏。Karl一面彈奏,一面看著愛人為一班俄羅斯人獻唱本來只屬於二人的歌曲,痛苦非常。這時Tania若無其事地用手輕輕搭在Karl的肩膀上,叫他重新振作起來。一個小動作便將二人的深情表露無遺,勝過千言萬語。到第三次在Tania 的生日派對上獻唱此曲時,Boris已對二人起疑,而這次Tania決心為了Karl背叛間諜組織,歌唱時將字條秘密交給Karl,氣氛轉趨緊張。

默片的優勝地方便在於「一切盡在不言中」。嘉寶一張臉所能傳遞的情意比那些 “I love you” 字幕咭當然更見有效。而跟很多默片演員不一樣,她的表情從來不誇張,一切都顯得那麼輕描淡寫,運用最細微的表情變化及動作來表現人物的內心世界:這齣電影的多個大特寫便可證明此點。再沒有一個電影名字比 Mysterious Lady更與嘉寶相稱:真實世界裡的嘉寶便是一位永恆的Mysterious Lady。

(照片版權為華納電影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