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rbo 100: Queen Christina (1933)

christina1.jpg
沒 辦法,一提Queen Christina必 然會說到片末那大特寫(上圖),我也不能免俗。嘉寶拍攝這一幕時問導演Rouben Mamoulian應該要表現甚麼情感——她為了情人放棄王位,正憧憬未來之際情人卻死在她懷裡。Rouben Mamoulian認為無論嘉寶表現甚麼情感,部份觀眾一定不會認同;所以他要求嘉寶甚麼也不想,將面孔化為面具,讓觀眾自行想像。我不知道西方人有沒有 「哀大莫過於心死」的說法,但嘉寶那張木無表情的臉之所以比任何激烈的情感流露更能扣人心弦,便是在於那「心死」。這十多秒的大特寫成為經典,而嘉寶那張 臉也凝固在時間的洪流,繼續引發觀眾對她的遐想。

我常常說,看嘉寶電影就只是為了嘉寶。Queen Christina更 加變本加厲,因為電影就是為嘉寶而拍,其他諸如人物、情節都不重要:鏡頭似乎跟嘉寶熱戀中,專心捕捉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當然少 不得嘉寶的招牌大特寫。要研究作為icon的嘉寶,Queen Christina應是最佳電影。電影的主角固然是瑞典女王Christina,但同時也是當時大家心目中的嘉寶:我們看Queen Christina時也往往不禁犯嘀咕:這究竟是嘉寶還是Queen Christina呢? 我這篇電影筆記亦主要針對這點來談。

就算 未經加油添醋,這位十七世紀的瑞典女王Queen Christina (其實應是 “King”,因為瑞典語中,Queen只指稱王后,而非女王。)本身已是一個甚具戲劇性的人物:她精明能幹,深受人民愛戴;魅力非凡但性別模糊;她終身 不嫁,最後因為健康理由及繼承人的問題而退位。嘉寶當時已是電影世界的女王,而又來自瑞典,這角色可謂非嘉寶莫屬——雖然歷史上的Queen Christina是個醜八怪。
[題 外話:唸哲學的應該要認識一下這位瑞典女王,皆因笛卡兒正是間接死在她手上。瑞典女王以好學聞名,經常召見歐 洲各地學者。知名哲學家笛卡兒也蒙召入宮為女王講授哲學。但日理萬機的女王只能在破曉時份有空上哲學課。慣了日上三竿才起床的笛卡兒自然受不了,又加上抵 受不住北歐寒冬,結果一病不起,客死異鄉。電影也有提及女王召見笛卡兒的事,但笛卡兒當然沒有出場。]

跟Queen Christina一樣,嘉寶本身亦甚為中性,而她亦一直希望能在電影裡穿褲子。(請記得那是三十年代,穿褲子的女人必遭大肆批評。)Queen Christina開場頭四十分鐘可以說滿足了她的欲望。她衣着到言行舉止都相當男性化,雖然有名男性情人,但 同時也有一名關係曖昧的女伴(這倒是很符合歷史的)。首相要她下嫁戰績標炳的Prince Philip,好為瑞典生一個繼承人,但她卻沒有結婚打算,覺得女王的私生活竟要「符合國家利益」難以忍受。當上至首相下至平民百性都向她「迫婚」之際, 女王便偕同老僕出走,結果邂逅正前往斯德哥爾摩的西班牙大使Antonio (John Gilbert),雙雙墜入愛河。女王跟西班牙人相戀觸發政治危機,而女王亦因此要在王位及個人幸福二者選其一……

電影對 Queen Christina的刻劃很大程度上以嘉寶為藍本,務求將大眾想像中的嘉寶呈現銀幕,把觀眾從故事帶到對嘉寶的遐想。片中的女王為著私生活受干擾而煩惱, 而嘉寶對私隱之執迷也是人所共知的。女王深夜跟首相 (Lewis Stone)交談的一幕,觀眾看到的已經不是瑞典女王,而是(大家以為的)嘉寶自己。嘉寶在這幕的 一番說話: “I’m tired of being a symbol, chancellor. I long to be a human being!”就像她在Grand Hotel的 “I want to be alone” 般,早已被視為是嘉寶的夫子自道。類似的虛實交錯在隨後退位一幕更發揮得淋漓盡致:嘉寶不時有退休的念頭,而她是否會息影也是報章爭相報道的話題:事實上 Queen Christina開 拍前,嘉寶息影的傳言甚囂塵上,皆因她差不多有兩年沒有拍戲。1933年的觀眾看到這一幕時,自然會將之跟嘉寶息影聯想起來。 1942年之後,影迷便把這一幕當成嘉寶退出影壇的預告,而她的退位演說也被當作息影宣言——因為嘉寶只是悄悄的走了,大家有需要從她的電影「揣摩聖 意」。

Queen Christina之重要亦在 於嘉寶正式走上神壇,她已經不再是 “as you desire me” 的sexual object,而是高不可攀的女王。跟過往電影相比,嘉寶跟男主角的感情戲少了很多,而且也毫不激烈。(當然這跟John Gilbert受電影公司冷遇有莫大關係。)自此之後嘉寶搖身一變成文藝悲劇的女主角,而所選的都是歐洲味甚重的電影,也即是說跟好萊塢及美國觀眾的 分歧越來越大。這個時候她還有歐洲市場(Queen Christina的歐洲票房便比美國佳),但我們也可以看到其中的危機:歐洲市場一旦失去,嘉寶會如何自處?她會妥協嗎?沒有,她只是悄悄的走了。從這 個角度看來,Queen Christina似乎真是嘉寶息影的預告:因為打從Queen Christina起她已經不再考慮美國票房了。

嘉 寶電影往往是攝影一流,劇本九流,這齣電影也不例外。這齣電影的藝術成就主要在攝影及燈光方面,差不多所有談及這齣電影都會提及臥室那場戲。我的拙筆大概 無法重現那富詩意的攝影以及嘉寶優美的動作,所以還是留待大家去看看吧﹗這裡僅補充一點資料,那就是這幕險些兒不獲電檢通過﹗嘉寶輕撫枕頭被認為意識不 良,那些「衛道之士」認為嘉寶應要遠離睡床云云。不過尤幸本片監製據 理力爭,而這時「衛道之士」權力有限,這幕才得以保存下來(雖然仍然刪掉了兩三句對白)。(參看Mark A. Vieira, Greta Garbo: A Cinematic Legacy, p.189.)不過這批「衛道之士」很快又會捲土重來,而他們對嘉寶的演藝事業 影響頗大(當然是壞的方面來說),這是後話了,有機會再跟大家談談。

下次Garbo 100我會跟大家談談嘉寶最出色的作品:Camille。

(照片版權為華納電影公司所有)

5 thoughts on “Garbo 100: Queen Christina (1933)

  1. 忍不住先問你一個膚淺的問題,我看過毛尖在《萬象》說嘉寶是同性戀,你怎樣看?我知道你似乎抗拒窺探這類隱私,所以隨你意回覆不回覆吧。

  2. 你的問題不膚淺,而是很難回答。
    關於嘉寶是否同性戀真是永無休止的爭論,我只能說:我不知道。我想除了嘉寶本人外,沒有人能回答。(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當然我可以提供一些事實,但要怎樣詮釋就不得而知了。
    三十年代起,嘉寶身邊有兩名為她瘋狂的女性朋友,分別是Mercedes De Acosta及Salka Viertel。已有充分證據指出她們兩人是同性戀者,但嘉寶跟她倆的關係如何卻不得而知。2000年Mercedes De Acosta跟嘉寶的信件公開,與大眾期待相反,信件沒有透露出二人是否情人關係。Mercedes de Acosta的確很迷戀嘉寶,但嘉寶怎樣看就無從稽考了。反而,我們知道,Mercedes de Acosta的行徑曾一度引起嘉寶反感,並極力避開她。
    今年瑞典公開了一批嘉寶跟瑞典女性密友的信件,有些人又指出這些信件可見嘉寶是同性戀的。我沒有深究為何可以得出這些結論。但我想,有時女性朋友之間流露出較為親密的情感不一定就是同性戀吧﹗
    嘉寶平時的打扮是極之中性的,而且她說話時亦喜歡以 “boy”或 “old man”指稱自己。嘉寶就是這樣樸塑迷離;而我得承認,她的魅力部份來自這些謎團,所以我也樂於看見這些謎繼續下去,反正唯一可以解開謎團的人已經不在人世了。
    另外,我之所以覺得這個問題之難答,也是因為我認為人的性傾向往往不是可以分得那麼清楚的。我想將人的情感用兩個特定的框架(即同性戀及異性戀)下去理解可能是錯誤。不過這已經有點離題,還是就此擱筆。希望你滿意我的答覆吧﹗

  3. 謝謝。心有戚戚焉。我也覺得所謂「同性戀」,不過是陳腐窠臼。甚至「愛」也是窠臼。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其實可以很微妙,可以凌駕於一切文字所能形容的狀態。嘉寶其人其感情世界,果然不落俗套!

  4. Pingback: Seven Pillars of Wisdom » Blog Archive » 說不完的傳奇—「嘉寶傳奇」(Garbo, 200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