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we” die, it is “barbaric terrorism”

昨天得悉倫敦遇襲後,貝理雅發表演說,強調絕不會讓恐怖份子破壞「我們的價值」、「我們的生活方式」。我聽罷的第一個反應是:你們在中東不是大肆破壞他人的價值和生活方式嗎?

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記者Robert Fisk是我最敬佩的新聞工作者。Robert Fisk 是中東報道的權威,批評美國外交政策及西方對回教國家的抺黑不遺如力。客觀報道絕非等如麻木不仁,而筆鋒帶感情也絕非表示不客觀:他的文章往往將客觀報道及評論協調得恰到好處,極有說服力。他深入被遺忘的國度採訪,常常揭示西方主流傳媒不知道或不欲知道的事實。2003年伊拉克文物在英美聯軍默許甚至鼓勵下遭大肆破壞,正是他的報道引起了廣泛注意。

Robert Fisk今天在《獨立報》寫道:
It is easy for Tony Blair to call yesterdays bombings “barbaric”, of course they were, but what were the civilian deaths of the Anglo-American invasion of Iraq in 2003, the children torn apart by cluster bombs, the countless innocent Iraqis gunned down at American military checkpoints? When they die, it is “collateral damage”; when “we” die, it is “barbaric terrorism”.

這番話可謂對貝理雅的演辭最強而有力的回應。我們固然會哀悼倫敦爆炸的死者,但也不要忘記某些地方每天所遇到的恐怖比倫敦爆炸有過之而無不及。而這些地方所遭到的刼難有多少又是西方國家的傑作。恐怖分子絕非如貝理雅或布殊所說旨在破壞西方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請不要將政治問題轉成文化問題或甚至是道德問題。他們只想奪回自己的生活方式,價值,土地,而除了恐怖襲擊之外,他們已無路可走。拉登說得很明白,他們只是要對付要把回教國家趕盡殺絕的「十字軍」國家。如果你跟布殊一夥,你就預計了人家把你當作敵人。

我不是要恐怖襲擊說話。要知道,恐怖分子不一定都是蓄鬍子,穿長袍,手執《古蘭經》的;恐怖分子更多是穿著整齊軍服,配備精良,滿口上帝聖經的。若譴責襲擊倫敦的恐怖分子,我們也沒有理由姑息英美聯軍在伊拉克的所作所為;若哀悼倫敦遇襲的死難者,我們就更沒有理由不為伊拉克無辜喪生的平民討回公道——除非我們認為人類的價值是有等級之分,除非同情心與公義只是對自己人才有效。

當報章電視滿佈倫敦遇襲的影像時,更要張開眼睛,看清楚周遭的世界:世界絕不只得美英兩個國家。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12/02/2006

    […] 相關文章: when “we” die, it is “barbaric terroris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