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還是要演下去
To Be or Not to Be (1942)

PDVD_055.JPG
1939年9月1日,納粹德國入侵波蘭,揭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序幕。劉別謙 (Ernst Lubitsch) 的 To Be or Not to Be甫一開始為1939年8月,希拉勒卻出現在華沙街頭,路人莫不目定口呆。為何希特勒會現身華沙?鏡頭帶領我們到蓋世太保辦公室。希特勒在一片 「Hail Hitler」的呼聲中登場,但他開口一句「Hail Me」引來台下導演怒喝一聲——原來那只是一場戲,這亦為整齣電影的題旨打下基調。

“To be or Not to Be” 是《哈姆雷特》的名言,在片中卻變了偷情暗號。偷情的故事線雖然有趣,但德軍佔領波蘭後的劇情才是戲肉,劇場一眾台前幕後手足使出看家本領把納粹玩弄於股掌之中叫人拍案叫絕。劉別謙筆下的納粹不是以惡魔形象出現,而是一副滑稽可憐相,連那個外號叫人聞風喪膽的 “Concentration Camp Ehrhardt” 只是個又糊塗又怕死的傢伙。一眾納粹軍官竟跟Joseph Tura 等人戰前排演的諷刺劇「蓋世太保」無異:一無話可說時便大呼「Hail Hitler」。

以喜劇手法處理納粹或有人認為有欠認真,但劉別謙嘻皮笑臉背後卻總不失關懷。電影起始那段「希特勒在華沙」旁白問:為甚麼他會在這裏?雖然那位「希特勒」只不過是假貨,但那卻是嚴肅不過的質問。老是希望扮演《威尼斯商人》Shylock一角的Greenberg (Felix Bressart) 三度讀出Shylock的著名演辭: “(…)If you prick us, do we not bleed? if you tickle us, do we not laugh? if you poison us, do we not die? and if you wrong us, shall we not revenge?” 用意何在可謂清楚不過了。

但電影除了諷刺納粹外,那兜兜轉轉的虛實交錯,所道出的又何嘗不是人生處境?「人生如戲」或「戲如人生」這些講法被劉別謙玩得淋漓盡致。為了阻止納粹間諜Siletsky跟蓋世太保Ehrhardt接洽 ,Joseph Tura (Jack Benny)先是扮演 Ehrhardt來騙Siletsky;殺掉Siletsky後又因種種原因被迫假扮Siletsky跟Ehrhardt周旋。Tura 雖自詡為 “great, great actor”,但亦不得不怯場:畢竟稍有差池,面對的可不是觀眾柴台那麼簡單,而是納粹的槍桿子。Tura 還有幕後班底為他出謀獻計,人生卻是沒有劇本的一齣戲,某天人家告訴你要扮演某個角色,二話不由分說便把你推上舞台,唯有硬着頭皮,邊看邊做,哪可以像哈姆雷特一邊踱步一邊喃喃的 “To be or not to be”?

劉別謙的「反納粹英雄」個個有血有肉:Joseph Tura是自大狂,又是個醋罈子,險些因而誤大事;Greenberg一直渴望有天能當主角,連最後在納粹劇院生死關頭亦不忘以Shylock的演辭來過過癮。救國固然要緊,但人生還有很多美事追求。正如Tura一晚回家發現空軍中尉Sobinski竟睡在他的床上,又被質疑不愛國時所說的一番話:

Now listen, you… first you walk out on my soliloquy and then you walk into my slippers. And now you question my patriotism. I’m a good Pole and I love my country and I love my slippers!

You may also like...

7 Responses

  1. Agnes says:

    假希特拉叫士兵從飛機跳下去一幕, 真的笑爆肚啊.

  2. sf says:

    K.,

    其實, 那麼老的電影, 你在哪裡看得到?

  3. Agnes says:

    尚書房曾經有得賣dvd, 外國也推出1區dvd了.

  4. K. K. says:

    Agnes ,把納粹塑造成惡魔還不如這樣嘲諷有力,畢竟,愚昧才是歷史悲劇不斷重演的因由。

    船山,看老片有兩個地方,第一個是TCM頻道,另一個就是DVD了。我比較揀擇,不大喜歡國產DVD,所以花了大量金錢在DVD上去。

  5. 鴻鴻 says:

    確然,這是我最鍾愛的一部劉別謙
    真高興你寫了出來它的好~

  6. K. K. says:

    鴻鴻,謝謝來訪。你還喜歡其他劉別謙電影嗎?

  7. 鴻鴻 says:

    看過的都喜歡!但這部真的是百看不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