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英雄:
Flags of Our Fathers (2006)

iwo-jima.gif
圖片來源:美國國家檔案局
兩年前,一聽到奇連伊士活 (Clint Eastwood)要分別從美國及日本角度拍攝硫磺島戰役,我是有所期待的。Flags of Our Fathers (港譯:戰火旗績)由美國角度出發,Letters from Iwo Jima 則講述日軍的故事。

一提硫磺島戰役,腦海必浮現六名美軍豎立星條旗的經典照片。六名軍人在硫磺島豎起星條旗,本來平平無奇的一刻,卻被鏡頭凝住,渾然天成的構圖彷彿象徵着美國軍人不屈不朽的精神,成為上佳的宣傳工具。那六個沒面目的人是誰?他們背後有什麼故事?那一刻是怎樣成為不朽的?故事全都在這裏了,說得動不動人就要靠導演和編劇的功力。

電影以經典照上的三人John Bradley, Rene Gagnon, Ira Hayes為主角,理由很簡單,因為相片中只有這三人在戰場上活下來。電影一開始便是Bradley的兒子追尋父親的過去,然後電影便不斷穿梭於不同時空,一時是硫磺島的戰況,一時是3人以「戰爭英雄」的身份回國後的巡迴「演出」,一時是Bradley的兒子訪問老兵。

非直線敘事並非罕見,但那些片段的安排有何意思呢?可能有,但恕我愚魯,我委實看不出有何意義,就算稍掉一下次序也對故事發展沒多大影響。不時的 flashback 令電影顯得支離破碎,導演可能抓住一些特別的時刻,但卻未能加以演繹。

電影太過支離破碎,影像傳情達意的力量大大削弱了,整部電影就像一個辭不達意的人努力要把所想的告訴別人,結果卻翻來覆去,弄了半天還是未能搞清楚。主角們老是喃喃地說:「我不是英雄,某某才是。」最後,導演還是害怕觀眾不明白,請來Bradley的兒子來作總結:「戰爭英雄並不想成為英雄,英雄只是因為基於我們的需要而塑造出來的。」(大意如此)

只能說導演想處理的課題太多:既要諷刺 propaganda ,又想探討被封為英雄的內疚感,又要說同袍間的情誼,結果三方面的處理都不討好,欠缺深度。完場時,我只為奇連伊士活感到可惜:那是一個多麼有意思的故事呀﹗

26/1補充:儘管如此,我仍然十分渴望看Letters from Iwo Jima (港譯成「硫磺戰書」明顯是誤譯)。
Ian Buruma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Eastwood’s War

You may also like...

3 Responses

  1. learnedfriend says:

    有收到我的依貓嗎? 下星期看不看香水啊?

  2. K. K. says:

    已覆。(遲左少少啫,唔駛走來通緝我嘛?)

  3. 肥力 says:

    有仗打,咪「戰」書囉。兩個名都捉唔到father o既意象。之不過,一講「老竇」,發行商或者又縮沙,畢竟歴史片唔多靠老竇阿爺做主打。

    睇trailer,同埋略睇過有關戰史,對〈硫磺島家書〉有期望o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