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s a Male War Bride (1949)

最近工作繁重,因為翻譯一篇哲學論文無時無刻都在咬文嚼字、心力交瘁,所以工餘時間都儘量不碰文字。又因不知何故咳嗽不停,那就順理成章絕跡戲院(我可是甚有「觀眾道德」的)。唯一可以放輕鬆的便是躲在家裡看影碟;而笑片是最適合不過了,因為腦袋都被文字壓得變了形。這就是為何一連幾篇文字都是談喜劇。

因為His Girl FridayBringing up Baby都叫我開懷大笑,所以便滿懷希望找來I was a Male War Bride一看,也是Cary Grant主演、Howard Hawks執導。結果卻是失望而回。故事節奏明顯不及Howard Hawks 的其他作品;雖然偶有佳句,但對白顯然不如機鋒處處的His Girl Friday。一如過往的screwball comedy公式,Grant的法國軍官跟Ann Sheridan的美國中尉是鬥氣冤家,最後墜入愛河。劇本交代二人既愛且恨的關係欠缺說服力;而且Ann Sheridan有點叫人討厭,二人亦未能擦出火花,這實在大大減低了故事的可信性。(若果演員能擦出火花,沒有觀眾會有空質疑劇本的;說到底,這是一齣瘋狂喜劇嘛,誰會管合不合理﹗)Cary Grant的法國軍官Henri Rochard沒有半點法國味——我很奇怪電影為什麼不將此角色改成英國軍官(Grant是英國人),這角色的國籍(只要不是美國就行)根本對劇情發展無關宏旨。

但,電影本身還是有些有趣的地方。首先就得數德國外景,電影在二次大戰後的德國實地取景,你可以看到戰後德國一片頹垣敗瓦的景象。其次就是故事反映的兩性地位之改變。電影據云是改編自真人真事:法國軍官 Henri Rochard是真有其人。電影後半部便是講述這對情人決定結婚後的一連串麻煩事:先是要填上不知多少頁的申請表,然後經美國軍方不知多少個部門審批。新婚之夜,女的突然被調回國,二人不想分離,而唯一可以讓Rochard跟同妻子回美國的,便是引用美國國會通過的「戰時新娘」(War Bride)法案——該法案准許美國軍人的配偶入境;但很明顯,撰寫以及執行法案的官員都沒有考慮過女軍人也會在異地結婚。因此以War Bride身份前往美國的Rochard在路途便遇上重重困難,既沒有身份,甚至連性別也不明確。這其實是個妙絕的故事,可惜電影卻未能好好把握。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