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德伏扎克

如前所述,初到布拉格,第一個進入眼簾的,若不計機場和旅館,便是德伏扎克(Antonín Dvořák)的銅像。德伏扎克最為人熟悉的便是第九交響樂。記得小學音樂課本有首名為「念故鄉」的歌,開首好像是這樣的:「念故鄉,思故鄉,故鄉真可愛」,旋律便是來自第九交響樂。我那時當然不知道。長大後聽唱片,一聽便差不多整個人彈起來:從沒有想過小學唱的歌竟出自大音樂家手筆。

02.JPG十一日那天我去了Vyšehrad,避開遊客區的喧囂。可能是天氣冷兼下着毛毛雨的關係,遊人並不多,可以放慢腳步,欣賞風景。這裏是傳說中捷克的發祥地 (史密塔納的《我的祖國》首曲便是Vyšehrad),只剩下城牆遺跡的城堡比布拉格城堡有味道得多了。

Vyšehrad有個墳場,捷克很多名人都是葬在那兒,包括德伏扎克及史密塔納。實在慚愧,我實在要惡補捷克史,那兒躺着的大部份我都不認識。墳場面積小,沒有Olšanské hřbitovy的倉涼,亦沒有Nový židovský hřbitov的單調肅穆,彌漫着的反而是一種豁達的情緒:死亡並不是終結,因為他們的生命仍然繼續影響着後來者。就像墳場內的Slavín (Hall of Fame) 刻着的一句話:「Ač zemřeli, ještě mluví.」(Though dead, they still speak.)

不認識墓主也不打緊,因為每一座墳墓都是藝術品,值得細心欣賞。欣賞的同時我又想找德伏扎克的墓。在那幾百個墳墓間尋尋覓覓,我不期然想起電影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Tuco在一望無際的墳場上,為了尋找藏有黃金的墳墓而在墳間狂奔。可能我找的不是黃金,我倒是不慌不忙的看,找到了好幾位 Dvořák,但卻不是我要找的那位。因為當晚看歌劇,要趕回旅館換衣服,只好離去。

離開經過門口,才發現那兒原來貼着一張位置圖。依着圖再找一遍,還是找不着。

* * *

01.JPG十五日晚看德伏扎克的歌劇 Rusalka,很是喜歡,覺得應到德伏扎克墓前感謝他。臨離開布拉格前一天,我再到 Vyšehrad一看,既是為了見德伏扎克,也為了多瞧 Vyšehrad一眼。那天霧很大,山上是別一番景象;而從山上望下去,大霧籠罩下的布拉格亦別具味道。

欣賞風景過後,快步到墳場,連位置圖也不看了,想看看到底跟大師有沒有緣份。這次我從第二個入口進去,沒多久便看見了德伏扎克,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我站在他墳前,良久才離去。

我一瞥見德伏扎克墓旁的墳:見鬼了﹗那天不是見過這些墳嗎?怎麼就偏偏看不見德伏扎克呢?只能罵自己糊里糊塗,瞎了眼。當然也可以說大師覺得我首次來時沒有誠意,第二次見我看過他的歌劇便「顯現」了。

那當然純粹為自己的愚蠢開脫。更見鬼的是,我那本常伴左右的 Lonely Planet原來有指示遊人如何尋找德伏扎克。

4 thoughts on “尋找德伏扎克

  1. 德伏扎克的第九及史密塔納的我的祖國都是我初初學人聽古典是的「賣飛佛」。大概是混入了鄉間小曲在樂章內,聽起來比流行曲更易入耳。

    旅遊掃墓好玩。年前香港歷史博物館館長搞過跑馬地掃墓團。前一次去東京住在池袋,也跟著昭文社的指南,散步到葬了夏目漱石雜司之谷墓園,卻沒有找到他的墓。

  2. 香港墳場我反而未遊過。華人墳場實在令人渾身不舒服,可免則免。記得倉海君上次談墳場提到一個有趣的理論,我想最好叫他談談遊墳場的心得。

  3. 關於墳場,我有很多「理論」,不知道你指哪個。至於吹了一年的墳場之旅(跑馬地),已鐵定在9/12隆重而鬼祟地舉行,你可以考慮一下。

  4. 你那次好像說過華人墳場較陰森,正是因為那些鬼魂天天在墓碑上看見自己生前容顏,不能化。
    墳場之旅來不到,唯有等待你的墳場報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