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的時鐘

abc.JPG布拉格街頭隨處都可見時鐘,像是忠告行人,光陰易逝。我在捷克的九天很快便過去了,其中除了一天去了北部小鎮 Terezín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猶太人集中營)外,八天都在布拉格渡過。雖說十一月的布拉格遊客較少,但在 Old Town Square、 Charles Bridge、Prague Castle 一帶遊人依舊絡繹不絕。這些旅遊景點自然有可觀處,但來到布拉格若只走這些地方那就太可惜了。

來到布拉格,人也輕鬆得多。當一回真正的異鄉人,走在繁華的街道上,任憑周遭如何喧鬧,因為根本聽不懂,也因而樂得耳根清靜。在布拉格的日子差不多與世隔絕,沒有上網,亦沒有買報紙,世界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間中無知一下委實不錯。

我的時鐘一直停在十一月七日,除了從捷克電視台晨早新聞猜出美國民主黨在中期選舉奪得兩院、神憎鬼厭的國防部長Rumsfeld 下台外,一直到十一月十七日才跟世界重新接軌。在捷克往阿姆斯特丹的航機上,拿着 Financial Times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及 The Guardian 狼吞虎嚥:除了佛利民逝世一則新聞外,其他新聞畢竟跟我十天前在航機上讀到的沒多大分別:記者繼續拿越戰跟伊拉克相比、中東繼續「令人憂慮」、俄羅斯的能源問題……十天後世界還是老樣子。

在布拉格八天,你可以說我無所事事,也可以說忙碌得很,精彩行程包括閒逛、掃墓、看歌劇、到公園看書等等……當然少不得喝啤酒。本打算每天寫點東西記錄一下行程,但我這個電腦人已經不懂得用筆寫字了。結果幾張紙潦草的寫下外星文字,唯有慢慢再作整理,在腦海中再一次漫遊布拉格的大街小巷,把時鐘撥回十日前。

4 thoughts on “布拉格的時鐘

  1. 比起佛利民逝世,Rumsfeld 下台與兩院選舉實在無足輕重。這位自由經濟大師不久前還在說Hong Kong Wrong,還在說李國章根本不懂他的學券制(好明顯啦),實在有點諷刺,人生真化學。

    也談談你看過的歌劇/音樂會。我今晚才知道,馬勒原來是波希米亞人。

    其實旅遊,無所事是不慌不忙的任意遊逛最好。

  2. 我看到佛利民逝世的消息時也有點錯愕,雖然他已經94歲,死訊一點也不出奇。但正如你所說,他不久前還在談論香港,話音剛落他就去了,難免令人感到突然。

    我只看了兩場歌劇,雖然歌劇門票很是便宜 (試跟香港藝術節比較),但還是不要看得太多,以免消化不良,那就白費了。我會談的,慢慢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