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hiladelphia Story (1940)

這部電影改編自大收旺場的舞台劇,Katharine Hepburn東山再起之作。故事主角Tracy便是以她作藍本的,再加上舞台演出達數百次,演出電影版本自然更駕輕就熟。各主角的演出都十分精彩,再加上導演是最擅長讓演員發揮的George Cukor,而攝影及燈光都拿捏得十分準確。Mike 跟Tracy月下共舞的一幕會令你明白,為甚麼黑白電影有些東西是無法被彩色電影取代的。

費城的名門望族Tracy是顛倒眾生的女神,特立獨行,對任何人都抱著極高的標準,絕不容忍人性弱點。她跟Dexter本是青梅竹馬,但婚後由於丈夫酗酒而鬧離婚。兩年後她準備跟白手興家的George結婚,但因不能原諒父親拈花惹草而拒絕邀請父親出席婚禮。故事在婚禮前廿四小時開始:前夫Dexter 攜同兩名小報記者不請自來,準備出席Tracy 的婚禮。Dexter跟Tracy 一見面便不忘互相嘲諷,但Dexter的出現卻又令Tracy反省過去,更重要的是重新檢討未婚夫究竟是否合適自己。記者Mike本來瞧不起上流社會,但卻終為Tracy的風采懾服,進而「一夜風流」。兩人醉醺醺月下共舞兼游夜水(大概是裸泳……),卻被前夫及未婚夫撞個正著。一直將Tracy視作女神的未婚夫大為震驚,也不相信這「一夜風流」只是游夜水那麼簡單……

當然,一提起The Philadelphia Story,不能不提那經典開場。這段開場沒有對白,觀眾只看見Cary Grant拿著大包小包離開大宅,Katharine Hepburn拿著一袋哥爾夫球和球棍很優雅地跟出來。她把球拋到Cary Grant面前,將球棍折斷,便拂袖而去。Cary Grant怒氣沖沖上前,欲揮拳相向,但又下不了手。Katharine Hepburn面帶勝利微笑,但且慢,Cary Grant已將她推倒在地上。(這場戲要看才好笑。)

Cary Grant的對白不多,且大部份時間都是充當旁觀者的角色,但你卻很難不留意他。以報館一場為例。他只是站在Liz與Mike中間,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但卻全憑他的面部表情來搶戲。至於James Stewart,我想在黃金時代要找人當簡單又正直的普通人角色,除了Gary Cooper外便是他了。但James Stewart優勝的地方是他那一面孩子氣,找他來演Mike這個角色實在再也合適不過。Ruth Hussey飾演Mike的拍檔兼女友Liz也是十分稱職的。她比Mike成熟得多,總是阻止Mike 魯莽行事。人物生動除了歸功於一眾主角的演出外,當然有賴劇本。對白很恰當地將人物性格表現無遺。如Dexter跟Tracy舌劍唇槍,只消幾句對白便將二人關係交代得一清二楚;Dexter問Liz為甚麼還不跟Mike結婚,她答道Mike 要學的還多著,她暫時不想阻礙他,顯得既得體又充滿自信。

女性主義者大概會挑剔,Tracy的遭遇是男權社會迫使女性屈服的過程:男人酗酒以至拈花惹草都是值得體諒的,甚至是女性的責任。如同諸多性別論戰一樣,一把男女雙方兩極化,所有問題便簡化成誰壓迫誰的問題。但拋開性別爭議,人與人之間不是應該多點諒解和包容嗎?何況,電影的體諒與包容絕非一面倒,Dexter抱怨Tracy不體諒他酗酒的問題,但他對Tracy亦表現得了解與包容。電影末段,Tracy被未婚夫指責跟Mike有染,Tracy百辭莫辯;但Dexter與及Liz均諒解Tracy偶爾越軌(「越軌」是用四十年代的標準來說),Tracy也因而真正明白到體諒有多重要。

(一點八掛,有見舞台劇大受歡迎,為了確保Hepburn能演出電影版本,Howard Hughs,亦即電影Aviator的「娛樂大亨」,便為Hepburn買下了電影版權。Aviator將Hepburn跟Howard Hughs的關係大肆渲染,但卻不提此事,令人覺得Aviator不免兒戲。)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