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新加坡學習?

香港社會精英近年一片「學習新加坡」之聲。前任特首曾蔭權2007年赴新加坡「取經」,傳媒近年則吹捧新加坡的公營房屋政策如何優秀。香港統治精英想怎樣在香港複製新加坡模式不得而知--畢竟社會政策並非一時三刻可改變過來,但新加坡政府對付異見的招數卻很容易照辨煮碗,那就是發律師信,狀告批評者誹謗。

年初遊新加坡,香港跟新加坡兩地的比較,自然成為跟當地朋友的話題。跟一位曾到香港讀書的新加坡年輕人聊天,我說香港前途越來越不妙,他慨嘆:「至少你們還可以示威遊行啊。」他以當天報上一則新聞為例,說人民一舉一動彷彿無時無刻受統治者監視,動輒得咎。那則新聞說的是,一位知名博客收到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律師信,指他三篇質疑電腦採購程序的貼文及貼文下的讀者留言,有誹謗李顯龍貪污之嫌,勒令撤文及向李顯龍道歉。

李光耀父子向來愛告政敵誹謗,巨額賠償足令異見者破產,這招數比囚禁他們更有效。傳媒當然不例外。《經濟學人》、《紐約時報》、《遠東經濟評論》也收過李氏父子不少律師信,被新加坡法庭判罰巨額賠償。這些國際傳媒當然付得起罰款,但無權無勢又無錢的民間博客收律師信,除了撤文道歉也別無選擇。

新加坡博客近年興起,成為平民議政一大渠道,更左右政治。2011年,執政人民行動黨得票跌至新低,評論大都將之歸功於網上言論。博客擔當了監察的角色,執政黨政客言行失當,便立即在網上快速傳播。於是去年三月,新加坡政府開始把「誹謗」這武器對準民間博客,用律師信整頓網上批評聲音。網站貼文以至網民留言也不放過。網站Temasek Review Emeritus去年便因為有網民留言聲稱李顯龍妻子何晶得出任淡馬錫總裁是依仗裙帶關係,結果要在網站刊登聲明向李顯龍道歉。

有人或會說,香港終究不是新加坡,梁振英不會胡來吧。畢竟,梁氏向《信報》發律師信,人人立即口誅筆伐。老實說,我並不樂觀。新加坡「人人有屋住」的願景為不少香港人趨之若鶩,彷彿有瓦遮頭、三餐溫飽便是社會唯一目標。於是,梁振英學新加坡,就算連帶學習新加坡高壓政策,只要讓市民上樓(甚至只要開張空頭支票),恐怕不少香港人立即心甘情願當起順民來。安居樂業是否便是社會唯一目標?連新加坡人民也老早不受這套了。

香港不錯應借鑑新加坡經驗,但不要只停留在那些漂亮寬敞的組屋上,而應了解一下新加坡公民社會近年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