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的一天— A Perfect Day (2005)

我可不希望這裏會荒蕪一個月(原因還用說嗎﹗),所以連續一周乘兩場之間的空檔完成這篇。

我對黎巴嫩的了解只限皮毛,A Perfect Day (港譯:完美的一天) 是我首齣黎巴嫩電影,不過這齣電影就算是不懂得歷史也無礙欣賞。電影的故事很簡單,只是兩母子一天的經歷。母親想跟兒子分享感受,但兒子卻自有他的煩惱,所謂「代溝」相信你我都不陌生。

我喜歡導演不刻意,僅追隨主角的目光去呈現貝魯特。觀眾既看見貝魯特寧靜的一面,又看見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亦隱約看到城市嘗試掩蓋的傷痕。整個貝魯特像一個謎樣的城市:當主角心不在焉駕車時,旁人揮舞黎巴嫩國旗擦身而過;鄰居有警察在守候;工地一天發掘出屍體。電影只是默默地呈現一切,沒有解釋。

貝魯特遊走於過去的傷痛與未來希望之間,而這也在一對主角身上反映出來。影片主角是一對相依為命的母子,Claudia及Malek。這天對Claudia來說是要悼念的一天,因為她跟兒子決定到律師樓宣佈失蹤15年的丈夫死亡。跟很多黎巴嫩人一樣,丈夫在內戰期間失蹤,Claudia過去十五年一直在等待,直到一天終於決定接受丈夫已死的事實。但宣佈至愛死亡卻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Claudia視兒子如命根,希望能跟兒子一起渡過這天。但兒子不理會她,她只好孤單地留在家裏收拾丈夫的衣服,豎起耳朵聽着車輛駛過的聲音:她曾經說,過去15年來她一直在留神聽,期待丈夫一天駕車回來。儘管宣佈了丈夫已死,但她還是在等待。

Malek對母親的痛苦漠不關心,因為女友Zeina要分手,他為此精神恍惚,整天就在追尋女友的下落。跟一般年青人一樣,他對國家前途、過去不聞不問;或者不是真的不聞不問,而是想遺忘。背着沉重的歷史包袱並不是有趣的事情。他可能並不是真的喜歡Zeina,只是她可讓他全情投入,不用理會身邊的事情。這種心態其實也很常見吧﹗Malek患渴睡症,隨時睡着,我猜想這其實是隱喻,但我對黎巴嫩不熟悉,還是無謂過度詮釋了。

在半島新聞網站看到有關倫敦阿拉伯電影節的舊聞,有意思的是提到阿拉伯電影人應如何拍電影來反映阿拉伯社會面對的問題而不會落入窠臼,變成只會討好西方觀眾(這條線其實很難拿捏得準,問問中國導演和中國觀眾便知道)。本片導演Khalil Joreige 說:「來自我地區的電影不是處理婦女問題,便是伊斯蘭、恐怖主義。但我只想拍一些在我生命中發生的事。」處理恐怖主義的電影,可能五十年後便已經不再相干(是我過份樂觀嗎?),真正感動人心的電影總得跟人類的普遍情感關連起來。我想這齣電影做到了。

本文開首說,就算不懂歷史也無礙欣賞便是指此而言。不過,我相信,若懂得這個國家的歷史必能大大豐富這次觀影經驗。看來我要惡補一下黎巴嫩歷史了。

延伸閱讀:
Cosine Inn 餘弦棧:遊走都市中—A Perfect Day
電影官方網站 (法文)

You may also like...

9 Responses

  1. 公園仔 says:

    「電影只是默默地呈現一切,沒有解釋。」--讚!讀完你這篇直覺會喜歡這部電影,錯過了。渴睡症的確有意思,當年《My Own Private Idaho》的River Phoenix就是有個渴睡症的年青人。

    「真正感動人心的電影總得跟人類的普遍情感關連起來。」--我看來要把這句抄下來。那些毫不浪漫,粗糙又充滿缺憾的情感,那些沒有華麗布景和衣裳的時空,最難拍。所以八九十年代中國有一部份在界線邊緣的時裝片(如黃建新的)特別可觀。

  2. K. K. says:

    錯過了也很難看回了。這齣電影估計不會上正場,香港電影發行商向來只喜歡伊朗那些小孩子電影(或其他話題之作),其他中東電影鮮有露面機會。

    我喜歡這些有空間讓觀眾思考的電影。不一定思考什麼大道理,而是走進人物的內心世界,跟着主角去經歷。

    你提到的黃建新,我還沒有看過,有機會要借來欣賞一下了。

  3. PetiteFemme says:

    It is a good movie if it can make you follow, probe, ask, and think. Directors shoot films from different angles for different purposes. As a viewer, I think a synchronic plus diachronic approach can facilitate my understanding of realistic movies, documentaries and the like.

  4. 離題問句,你們連線收了一篇寫光藝的文章(喜極),作者叫何國男,請問知不知道他的背景之類?純粹好奇。

  5. 肥力 says:

    何國男君是我辦《青年人民》時朋友找來的朋友,每年都來一至兩篇電影文章。但未知這名字是筆名或是真名。

    由於他只打不設泊,於是來次全文刊登。

  6. 明白了,謝謝!

  7. K. K. says:

    各位朋友,近來本人世界只容得下一個足球,精神萎靡,因此未能及早回覆,懇請體諒。(四年一度,容許我放肆一下。)

  1. 17/06/2006

    […] June 17th, 2006 Duke aka 公園仔 我喜歡導演不刻意,僅追隨主角的目光去呈現貝魯特。觀眾既看見貝魯特寧靜的一面,又看見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亦隱約看到城市嘗試掩蓋的傷痕。整個貝魯特像一個謎樣的城市:當主角心不在焉駕車時,旁人揮舞黎巴嫩國旗擦身而過;鄰居有警察在守候;工地一天發掘出屍體。電影只是默默地呈現一切,沒有解釋。(…閱讀全文) […]

  2. 16/07/2006

    […] 因為 A Perfect Day 這齣電影,令我更加關注黎巴嫩。最近翻看歷史書,嘗試深究這個國家傷痕累累的過去。正在想,大概沒有哪個國家再能如黎巴嫩般倒楣。刹那間,那邊的烽火又再燃起,書本上的血淚始終沒有遠去。那是一種很奇特的感覺,你正讀着以色列如何入侵黎巴嫩,然後歷史又在你眼前重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