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今日……

Sarkozy法國大選一如所料,現任總統薩爾科齊落敗。當年籌躇滿志,滿口激動人心口號,銳意一新法國的薩爾科齊,竟然落得一屆總統的命運,這結果可不是二零零七年所能預視的。薩爾科齊上台時,英美傳媒都加以吹捧,《經濟學人》更將薩爾科齊比作拿破崙:法國終於有機會改革了……

英美傳媒對法國向來有偏見,「法國改革不了」、「法國太懶散」、「法國沒有競爭力」、「法國自大」、「法國沒落」這些評論過去十多年一直不絕於耳(這些論調今年又派用場了,真是太陽之下無新事。)。希拉克跟英美對着幹,二零零三年反對伊拉克戰爭,更令英美傳媒「仇法」推向高峰。英美傳媒當年吹捧薩爾科齊,跟這背景不無關係。若注意英美傳媒對薩爾科齊的報道,便可發現他們一直把薩爾科齊視為「自己人」:例如說他跟美國總統布殊友好,欣賞英國首相貝理雅,不是法國傳統精英,推崇英美式經濟改革等。

這個把薩爾科齊視作「自己人」(或「不夠法國」)的立場時至今日仍可見於英美傳媒,英國廣播公司較早時探討法國的「仇薩」潮,便有指薩爾科齊的作風跟傳統精英迴異,因此被針對。但法國人討厭他真是只因為他是異類?法國左派討厭薩爾科齊並非始自今天,他任內政部長時,其強悍和流氓風格,早已惹人生厭,但法國人還是選他而非社會黨候選人,足見法國人對他還是有期望的,希望他能為法國政壇注入朝氣。但他上任後未見勵精圖治,旋即「為情所困」,把私生活放在八掛雜誌上演。向來講究私癮的法國人,看着總統帶着名模女友四處炫耀,瞠目結舌。二零一零年世界盃,法國國家隊鬧出「罷踢」醜聞,這事跟法國當時討論的退休改革大事相比,實是芝麻綠豆不過,但薩爾科齊政府上下卻視之為頭號大事,薩爾科齊還要親自過問,接見亨利,事件最後當然不了了之,但這事反映出他只投其所好,談不上遠大抱負。薩爾科齊的爛口也未有因當上總統有所收歛,罵平民也罵記者,這樣的法國總統,簡直是史無前例,法國總統一職的尊嚴一掃而空。

至於說薩爾科齊傾心英美自由經濟模式,說穿了只是英美傳媒一廂情願而已。甚麼改革法國的雄圖大計,從來只聞樓梯響。而薩爾科齊早已搖身一變,成為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好學生,「德國模式」不離口,指法國要學習德國云云(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在上周的辯論諷刺得好:「你已有五年的學習時間了!」);薩爾科齊上月「無厘頭」向英國《金融時報》開火,說法國絕不走英美經濟模式之路,惹來《金融時報》還擊。至於親英親美,薩爾科齊為了挽救民望不斷大打民族主義牌,較前任希拉克有過之而無不及。看着這位曾被視為「法國希望」的總統越來越不像話,《經濟學人》前年也對二零零七年的拿破崙封面調侃一番,薩爾科齊仍然戴着拿破崙的帽子,但萎縮得不見蹤影,活像一隻龜般跟着妻子身後。這個經典封面,道盡薩爾科齊五年來的蛻變,任內最大成就便是 Carla Bruni!

《經濟學人》那篇 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président社論,可謂一語中的:「At his best, Mr Sarkozy is a thrilling politician; at his worst, a shameless opportunist who bends with the wind. His inconsistencies make it hard to know what he really wants, if he even knows himself. 」上周看辯論,雖然傳媒一面倒說薩爾科齊表現不及奧朗德,但除卻那些「Vous mentez」的指罵,薩爾科齊對議題的駕馭能力還是勝奧朗德一籌。只恨薩爾科齊為何白白浪費五年光陰,把總統寶座拱手相讓。奧朗德能當上總統,只可算是時來運到。薩爾科齊為何可以弄得如斯田地,大概會是歷史學家探討的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