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東京(三)遊車河

東京電車上世紀曾四通八達,現在都電只剩下荒川線。

東京從前電車四通八達,電車全盛時期全長二百多公里(這個網站有很多昔日東京電車的相片),但隨着路面交通越來越繁忙,加上地鐵開通,電車路一九六七年起便陸續撤走。到現在,東京的地面電車只剩都電荒川線,和東急運營的世田谷線。九月某天由澀谷散步到世田谷,探訪完松陰神社後踱步至世田谷線車站松陰神社前,但可能是車廂太明亮光新吧,電車到站竟喚不起乘搭意欲,還是繼續走路算了。

都電荒川線 9000型

世田谷線只有五公里,經過的都是住宅區,相比起來,十二公里長的都電荒川線遠為有意思得多了。九月某個星期六早上到雑司が谷往三ノ輪橋方向月台等車。一上車便把寫了「一日乘車劵」的字條遞給司機看,要買一張四百日圓的一日乘車券。司機搖搖頭,不好意思地說:「sold out!」我只好從褲袋掏出一百六十日圓付單程車費,司機耍手擰頭,喃喃說着日語,然後終於想出英語怎樣說:「No problem!」想是覺得我想買一日乘車劵,付單程車費有點不合理吧。向他道謝後,便往車廂鑽。

故意挑假日乘坐,是因為要到荒川車庫前的都電おもいで広場看舊電車,該廣場只在假日開放。似乎不少家庭都把都電荒川線視為周末節目,近司機位置便坐了一家四口,爸爸拿着地圖,媽媽拿着車票,兒子目不轉睛看着司機,女兒則拿着電車小冊子看得津津有味。到了荒川車庫前,下車便向都電おもいで広場前去。戴着耳機聽音樂正聽得出神,突然有人從我背後閃出來,彈到我面前。定神一看,原來是剛才的司機,想是我下車後他一直追着我,他氣急敗壞說:「Excuse me!」難道現在才向我追討車費?原來他只是想領我到旁邊的荒川電車營業所買票。終於買了張一日乘車劵。買完票,連忙向司機鞠躬道謝,他稍為介紹一下都電おもいで広場後,才轉身回到營業所換班去。

舊日行走築地的電車 (攝於都電おもいで広場)

都電おもいで広場只有兩部電車,一架是「PCCカー」5501號車,另一架是「學園號」7504號車。車廂內有展覽介紹東京電車的歷史,放着當年築地和銀座電車路牌等文物。小孩看着不屬於自己的電車歷史也看得津津有味,我拿了一份給小孩看的資料單張,看後才知道荒川線電車目前有四款型號,7000型是最普遍的,有二十二架,9000型只有兩架(這款車是仿古設計)。廣場有位老人(想是都電的退休員工)耐心給遊人講解電車歷史,可惜我聽不懂。離開時剛好碰上9000型到站,大批電車迷趕快追着拍照:這樣的氛圍感染下,想不當電車男也不行。

三ノ輪橋

三ノ輪橋

繼續往三ノ輪橋方向前進,三ノ輪橋總站貼了些懷舊海報,走進ジョイフル三ノ輪商店街,大概是時候尚早,周遭靜悄悄的,部份商店才剛開門不久,街上只有幾個居民在踱步。商店街都是老舖,賣魚賣菜賣餅都有,也有賣傘的專門店。由商店街穿過滿是花草的橫街小巷,便是安靜的住宅區。在三ノ輪橋一帶蹓韃,遠處看到興建中的 Tokyo Skytree,若不是陽光過於兇猛,我又可能朝那邊一直走了。還是回到三ノ輪橋電車站,等候電車,涼浸浸繼續遊車河。

電車朝早稻田方向緩緩前進,經過的都是下町地方,尋常百姓人家。電車車廂沒有平時東京地鐵那種令人緊張的氣氛。車廂開始擠滿人,見到老伯上車,連忙站起來,向老伯招手。老伯向我鞠躬道謝,弄得我萬分不好意思,只好慌忙彎一下腰回禮(得承認,我的腰沒有日本人般柔軟。)。雖然擠,但倚着窗口看風景挺不錯,在王子駅,當天不知是甚麼節慶,一大班人在打鼓巡遊。其實最好可以每個站都下車看看,但天氣異常悶熱(後來才知道是颱風臨近前奏),我這懶鬼賴在車內才不要下車呢!邊看風景,邊聽音樂,突然有人在我旁邊大聲道謝,原來是剛才的老伯,他到站下車了,又向我深深鞠躬:雖說這是日本的習慣,但老人家向自己鞠躬卻弄得我手足無措,臉也紅起來,趕快回禮。

5501号車

到了早稻田總站,不得不下車。在熾熱的陽光下急步前往早稻田大學,在校園轉了一圈,在大隈重信的銅像一帶拍些照片,然後便回去了。這次是由早稻田坐到鬼子母神。本來也不知該期待甚麼,難得當天有市集,人們拿自製的手工藝品擺地攤。逛了一回,便又坐車回雑司が谷。一上車向司機出示一日乘車券:咦,怎麼司機有點面熟?那不是剛才領我到營業所買票的司機嗎?他也認出我來了,跟我微笑點頭。首尾呼應,大概是這樣。